表姐的底裤

 

    “弟~!帮我把衣服拿过来好不好?”

    唉!表姊又在浴室里大声地叫了。有着迷糊个性的表姊跳完舞回来就冲进浴室

    洗澡,然后她又忘了要带进她的换洗衣物。

    “好啦好啦!”不甘不愿地离开电脑,正在看家长大人的大作“催眠恶戏”,

    脑海里还满布着一些催眠的幻想……

    今年刚考上台北的大学,本想可以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在外自己租房子了,没

    想到妈妈硬是要我住在大姨家,而大阿姨也好欢迎我来住──从小就疼我的阿姨,

    因为只有一个独生女,有好几次半开玩笑地跟我爸妈说希望把我过继给他们。

    当我搬来时,阿姨很用心地为我准备了一间房间,还买了电脑装了网路给我。

    毕竟,希望家里有个男孩是他们多年的心愿。而当阿姨姨丈常跑大陆去看工厂时,

    家里有个男丁也让她们放心一点。这个礼拜,他们又去大陆,家里只剩下我和表姊

    。

    对了,表姊,大我三岁,人长的漂亮,但是不用心功课,重考一年现在读大三

    。我常笑她四肢发达──从国中开始游泳练就的好身材,让她拥有傲人的三围纤细

    的腰支。虽然我一直觉得她不聪明,但她老是倚老卖老把我当小孩子看待。

    就像现在这样,要我去她房间拿她的内裤和小背心。一点也不顾虑到我也是个

    热血沸腾的青年男子。(不过,这也让我享有福利,像是可以翻开她的衣厨柜,检

    阅她的各式贴身小衣服。嘻嘻!)

    拿给表姊衣服之后,赶快回来继续浏览一些催眠的文章,旁边摆着教科书。今

    天是我计画的重要日子,赶紧把勤前教育再RUN一遍。

    23:55表姊的房间

    “姊,帮我一个作业好不好?我们普心要做一个放松练习。”

    “喔?什么是放松练习?”二姊从镜子的反射看着我,她正在擦保养品,已经

    很美的她,各种保养品的资讯可是从来不放过。我低着头,假装翻着厚厚的心理学

    概论,但是眼睛瞄向她的混圆的小屁股。

    “就是念一些想像的引导语,然后帮助人可以更加放松,可能睡着或者是深度

    的休息。”唉!这样诱人犯罪的身材──二姊高中时就是游泳校队,进了新庄的这

    个大学又加入了现代舞蹈社,听说最近她们有个重要的比赛,使得她几乎天天晚上

    留在社团里苦练。害我每天在她洗澡之后溜进浴室里闻她带有汗臭味的韵律舞衣,

    和湿湿有痕迹的内裤。

    再加上表姊洗完澡之后就习惯穿着短裤和一条短背心在家里到处走来走去(连

    胸罩也不带!)。可能是从小就是家里的独生女,加上个性憨憨的,这方面不会想

    太多。

    这样的日子怎能继续下去?所以,我已经计画好久,熟读了催眠使者家长大人

    的每篇文章,趁着姨丈阿姨不在的这个礼拜,我要实现一个淫邪的计画!

    “喔!好啊!反正我也要睡了。等下我睡着了不管你喔。最近每天都操死了。

    ”表姊总算放下了瓶瓶罐罐,然后趁我在翻课本的时候,轻巧地翻身上床钻进她的

    棉被里。

    “等我睡着了,麻烦帮我关灯关门。阿里阿多。”表姊闭上眼睛,说这话时还

    露出俏皮的微笑。(可恶,根本不把这当一回事!)

    “啊?不行啦,等一下啦!你要等我念指导语啦。眼睛张开来!”

    “啊?张开来怎么放松?”

    “书上就是这样的方法呀!眼睛张开来,往上面卷,好像要看到你额头的第三

    只眼睛。眼睛尽量地往上……”唉!妈的!我都觉得我读这段读得好生硬喔。催眠

    好像不是像网路文章上写的那样容易呢。我觉得额头开始冒汗了。

    “然后感觉你从头到脚,非常放松。想像有一道白色的光,从头顶往下照到你#p#分页标题#e#

    的身体每个细胞……”

    “呵呵呵呵..”妈的~!表姊在棉被里偷笑,我一边紧张地读着书本上的引

    导语,一边眼睛余光看到棉被在颤动着。

    “喂!你认真一点啦。不要闹啦。”

    “哈哈哈~!”表姊爆出大笑“弟~,你的声音好好玩喔。你这样子讲话我会

    想笑啦!”

    我生气了。“你不想帮忙就说一声啦。”

    “啊~好啦好啦。但是你不要装怪声啦,真的很好笑耶!”

    我瞪表姊一眼。(算了,没有想像中那样顺利。今天算了。真是让人生气!)

    “好啦!弟。你重新再来啦。我不再笑了。”

    可能是看出来我在生气,二姊赶快正经地摆好姿势。眼睛也乖乖地往上望。

    唉,换个方法吧。

    “现在让自己做十个深呼吸。很深很深的深呼吸。每次吸气吸得很饱,呼气时

    就像是气球泄了气,让所有的空气都流出去。”好啦,书上说这是一种有效的深呼

    吸法。反正我读完这一句话,接下来就是表姊的事情了。我一边看着表姊的表情,

    她这回真的很认真,眼睛努力地往上瞪着,深深地吸气,吐气。脸上开始红润起来

    。

    黑白分明的眼睛往上望着,娇翘的嘴唇噘着吐着空气。表姊有七分像那个天心

    呢…憨憨的个性也很好相处……

    实在很可爱……,我真的好喜欢表姊。看着她认真的表情,我有一种深深的感

    动...(但是她一直把我当小孩...>"<)

    在我看着表姊的表情的时候,发现她的眼皮有越来越重的感觉,眨呀眨地,眼

    睛开始无神,但好像有什么硬是要她撑着……我想起来书上提到的现象,赶快…

    “当你眼睛累了,可以把眼睛闭上。你会更放松,更放松…。”我看到姊的眼

    睛闭上了。

    “现在回到平常的呼吸,很放松……”表姊的凹凸有致的身材,在棉被底下一

    起一伏地。

    “听到我的声音,而且你可以睡了。当你睡的时候,我的声音会陪伴你。”

    然后我等待...

    表姊好像真的睡着了...

    轻微的鼾声...

    咦?不会吧?你真的睡着啦?你唬我的吧?

    妈啦,这样给我睡着了,那还有什么搞头呀?望着表姊睡着的表情。棉被盖着

    脖子以下,露出两条莲藕般细白的手臂。

    可是这样也好,平常表姊是不会让我在她房间里逗留太久的,特别是当洗过澡

    她穿着短裤和小背心的时候。洗过澡就不再戴胸罩的表姊,我常会在家里追寻着她

    的身影。有时候我在客厅看电视,她出房间去倒水喝时,我会一边假装看着电视一

    边偷瞄她小背心下面突起的乳房,还有那两抹淡淡的淡棕色阴影。(是33C还是

    34C?对于没有女性经验的我,这始终是个谜。)

    那现在可以干什么呢?

    我大着胆子,静静地贴近表姊熟睡的脸庞。

    可以闻到她身上的味道,脸上兰寇的香味,还有那张微开的粉嫩的双唇,轻柔

    的鼻息。

    可能是我靠得太近吧?呼出的空气喷到了表姊的脸庞和脖子。

    表姊嗯的一声,稍微侧开脖子。

    这时我灵机一动!

    风!

    我赶紧靠近表姊露在棉被外的右手,轻轻地沿着手背往上吹一口气。

    “一阵风,吹到你的手,好轻好柔,轻轻的风,吹得你的手,你的手越来越轻

    ,越来越轻…”按照书上的作法,是要让她的手臂漂浮起来。(会成功吗?这种手

    臂漂浮技巧?)

    啊?我傻眼了!

    本来想让她的手飘起来的,结果表姊的左手伸过来抓右手的手背...在抓痒!#p#分页标题#e#

    啊?!虽然头脑里还不是很清楚,但我赶快把握时机。

    “痒痒的,你的手背。风越吹,越痒,越吹越痒。”

    嘻嘻,好像真的有效呢。因为好像这只右手无法动弹,沈甸甸的。彷彿沈睡中

    的表姊,一直用左手来抓痒,而且脸上开始有些像是皱眉、翘唇的表情,好像这情

    况让她苦恼。

    赶快赶快,成功在此一举!我整个人绷紧了。贴近她的耳朵旁...

    “你的右手没办法动,但是好痒,好痒,抓起来好舒服,好舒服。”

    真的有效的样子呢!表姊继续抓着手背的痒。

    但是她抓到手背上都有红红的抓痕了。我开始担心。

    不管了,反正也不能这样子一直抓痒下去。

    “  好~!停下来。放下你的左手。你的左手也没力了、好重、好重、抬不起来

    ,这样放着好舒服,又重又舒服。”“左手也好痒,但是动不了。好痒好痒。”我

    同时用两只手在表姊的双手臂上轻轻煽着风,一边继续说着这句暗示。

    真是太奇妙了。我现在正在实验一些看到的催眠手法,而这样近距离地观察着

    美丽的表姊,让我有一种特别的兴奋感。彷彿沈睡的表姊,脸上却有着轻微痛苦的

    表情,她的脖子轻轻颤动着,好像争脱不了某种无形的束缚。我还看到她的眼皮里

    头有着眼球的转动,形成一种奇异的景象。

    好担心她会醒过来,但是这是不是那种,进入催眠后无法睁开眼睛的情况呢?

    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不管了!

    用颤抖的手,轻抓着她左手的手腕...果然完全无力,沈甸甸的。

    把它翻过去,放开在身体的另一侧。

    再翻开右手...

    表姊的双手往上像是一个欢呼的姿势,嗯,像个青蛙──想到可以这样摆弄表

    姊的身体,又兴奋又得意,身体某个地方胀起来了!

    我一定是被兴奋感冲昏了头。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她胸前的棉被,慢慢地翻开、抽走。

    喔mygod第一次这样近的,看到表姊单薄的衣服底下,浑圆挺翘的乳房……

    咦?是我的错觉还是心理投射?两颗乳头好像更硬挺,把小背心撑起来二个突

    点。

    (会不会表姊其实是装的?)

    这念头像闪电一样地打进我脑海,感觉到下面的小底迪立刻胀大!

    嗯..嗯...想要开口再给下一个指令,才发现口干舌躁,身体也好热。

    这时因为一段时间没有讲话也没有吹风好像表姊的手也不再痒了。她的呼吸变

    匀称,眼睛在眼皮底下也不再动了。

    (嗯,应该不是装的.....那就是说,耶~!我成功了!)

    下体又更胀得厉害!(啊~!一股脑儿,所有该想和不该想的坏念头都跑进来

    了。)

    这次我再度贴近表姊,用嘴巴轻轻地吹气,从手腕往手臂、到肩膀,一路轻轻

    地吹气到胸口。最后一直吹着那薄薄布料下的两颗挺翘的乳头。当然我也加上吹气

    的时候,会越来越痒的指令。

    表姊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而且好像有些微的嗯嗯唔唔的声音?

    我一边近距离地看着表姊的乳房和真的越来越胀挺的小葡萄,哇~!全身燥热

    ,忍不住用手隔着裤子去摩擦揉捏自己的老二,靠~!硬的不像话。而且,我发誓

    ,龟头前面已经流出一些液体了。

    一边摸着自己的老二,(还是忍住没有拉开拉炼直接掏出来,万一....怎么

    办?)但是我的眼光却也贪婪地往下,看到表姊的短裤,中间那块饱满的小山丘…

    一个念头....笨!怎么没有想到..

    再用嘴巴吹气,往下,到肚子、肚脐……越来越痒,好痒……

    “右手可以来抓,抓起来好舒服,轻轻抓起来好舒服。”

    我看着表姊,小背心慢慢地被手拨开,露出肚脐,还有她练舞练出来的小蛮腰#p#分页标题#e#

    和平坦而又充满诱惑弧线的肚子。

    “里头也好痒喔,越抓越舒服……”

    啊!看到了!表姊的手,伸进去了!

    看着她的短裤,里头钻进一只手,那个布料包裹着的小山丘也鼓起来,表姊的

    手在那里自己摸..啊~!光这样想我就要喷鼻血。

    随着表姊的手在里头钻动,那短裤的钮扣松开来,拉炼也往下掉了一小段。露

    出了粉红色的小裤裤的上缘。

    “越来越痒越来越舒服...”

    表姊的呼吸更急促了,眼皮颤动的好快。而且身上发出一股特别香的味道。

    我发现我的声音有点颤抖了,(赌一下~!)“把裤子脱下来,会更舒服...

    ”我同时轻轻抓着表姊的另一只手,放在短裤头上。然后我摒住气息,观看着我这

    一生见过最美丽而淫邪的画面。

    表姊一边吃力地扭着屁股,磨蹭着床,一手费力地扒着,短裤一吋吋地往下褪

    开。一直褪开到大腿,到膝盖…

    啊,天!她的手...

    表姊的手指头就在她的粉红色内裤外头,阴阜的上面磨着她膨胀的花瓣!

    我眼睛睁到最大,不敢呼吸(事实上可能是已经自动停止了呼吸)!

    只隔着五公分的距离,看着表姊的中指,直直地画开她的阴唇,压磨着那饱满

    的肉丘。那两瓣被薄薄的内裤隔着而突露出来形状的带着深棕色的两瓣肉片,还有

    上头圆弧状的一团阴毛。

    (中间就是那里吧....)(我的心脏快跳出来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小阴唇阿~那里面应该就是阴道口,阿~!还有阴蒂呢?)

    (感谢健康教育课本!)

    (但是后来才知道,我看到的是表姊的大阴唇──这是后来后来...表姊自己

    一边掰开来一边逐一告诉我各个部位,我一边对照书本才完全知道的。)

    我发现自己在吞咽口水,鼻子快要贴到表姊的阴阜上,可以看到内裤边缘露出

    来的几根阴毛毛根。啊!这儿有着神秘的味道。第一次近距离闻到女孩下体花瓣的

    味道,我真的快爆炸了。

    我完全忘了还要做什么指令,沈溺在这种背德的快感里。眼睛几乎没有眨过,

    看着表姊饱满的阴阜,还有在那里不断戳揉按压着的,她自己的细长柔嫩的手指头

    。

    这是一幅多么淫秽的景像呀!看到二十二岁的大学生表姊,用自己的手指头摩

    擦着花瓣口和阴唇……

    我实在无法再忍住了。拉下拉炼,掏出硬梆梆,立刻弹跳出来的胀大的老二,

    拼命套弄着。

    在不到五公分的距离,看着表姊的手指按压摩擦的那块阴阜肉丘,逐渐在内裤

    中央浮现的一条水渍痕迹,以及,从那花瓣口吐露出来的,一股淫秽的、带点微酸

    的、腥腥的味道。

    (我实在太兴奋了!)

    老二热烫烫的,手套的越来越快……

    啊~!

    有一片刻的空白,脑海里彷彿有星光闪耀,脊椎骨一条窜上来的抖擞……

    (射出来了!)

    .......

    呼...只觉得全身暖烘烘,脚软了一下(差点站不住)。

    “唔...弟..你怎么在这里?....”

    啊~~~!糟糕!

    表姊微张着惺忪的眼睛,用ㄋㄋ的声音,问着。

    (完了~~!)

    我脑袋煞的一下,我想我的脸色也一定是刷的一下,变白了!

    更糟糕的是,我瞄到表姊的大腿腿根边边,有着一陀白白稠稠的黏液。

    “唔...我的裤子呢...”表姊继续ㄋㄋ的声音。

    我僵在那里,望着她逐渐清醒的眼睛也在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