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系列之未来

女王系列

 

文章来源:俊熙哥哥 

 

南方某市的近郊,依山傍水,座落着一座黄墙红顶的三层别墅。别墅建在山的半坡上,四周的花园约有1000平方公尺,花园别墅虽然不大,由于隐藏在山林之中且地理位置较偏,不熟悉的人是很难发现。就在这如诗似画的花园别墅里,却天天有人在流泪,过着人间地狱般的日子。

 

“春红”一声不大的呼喊传来,一个看上去有十三、四岁的女孩,急忙放下手中正在擦试的女式欧曼皮鞋,快速来到二搂的主卧房门前跪下,口中轻轻应到“在”,然后慢慢的推开门,爬了进去。陪着笑脸,恭恭敬敬的说.:“主人早安!”床上一位二十多岁的美貌少妇,赤裸着身子,睡眼朦胧,似醒非醒的说:“尿。”只见春红赶紧爬到床前,轻轻的把少妇的腿掀开,嘴靠了上去“哗!~~”从少妇的尿道里喷出了带着她的体温的尿液,冲到春红的嘴里,她张大着嘴,努力的咽着!那股难闻的味道,对春红来说已经感觉不到了!少妇看着眼前的春红,兴奋的笑出了声!而后轻声说“给我清理干净!”春红伸着舌头舔入她的阴户。

 

这时春红发现主人的肉缝正流着淫水,毛茸茸的穴对着春红的脸, 一股骚味冲上鼻子, 

"春红..快吃呀..吃淫水呀.."春红整个脸被压在主人的穴下面,黏黏的淫水涂得满脸都是,春红伸出舌头乖乖的舔,只希望她能快点放过自己。"喔...嗯嗯..好.舔得好..嗯..再舔..嗯.用力吸的.喔.舔那阴蒂..嗯.往下舔.."主人用力按着春红的头,一边.摇晃着屁股,淫声浪语的叫着,"嗯...好..喔.快泄出来了...舔快点呀..".就这样用穴奸春红的脸将近10分钟直到泄了,方才松手,这是春红每天上午伺候主人起床的必修课。

 

主人躺在床上休息,这时的春红就跪在床边为主人按摩捶腿,30多分钟后,随着主人的一声起床,春红赶紧扶起主人,自背后为主人披上一件淡粉色的透明真丝睡衣,双手替主人把腿移到床下,再次跪下为主人纤美的玉足,穿上一双精美的镶嵌着宝石的绣花拖鞋。

 

此时的主人坐在床边,她相貌出众,有一对玲珑般的大眼,小巧的鼻子,樱桃小嘴,笑起来得样子非常甜!长长的手指甲涂得鲜红,她的脚雪白如玉,脚踝纤细而不失丰满,脚型纤长,脚弓稍高,曲线优美,柔若无骨,脚指匀称整齐,如十棵顽皮的白樱桃,亮晶晶的脚指甲如颗颗珍珠嵌在白嫩的脚指头上。细腻半透明的脚背皮肤,隐隐可见皮下深处细小的血管。而最出众的是她那不凡的气质!

 

看到主人两腿的分开,春红很快爬到主人的两腿之间,感觉到一个柔软而充满弹性的物体压在了背上,她知道这一定是主人坐在了她的身上了。主人的两条腿放子春红的肩上,两只脚贴着春红的耳朵,主人的脚朝春红的后脑一蹬,随着一声“客厅”春红就在地上爬了起来,给主人当马骑,并学着马的样子欢快地嘶鸣了起来。背上的主人被为春红逗得哈哈大笑起来,爬到客厅的沙发前面。主人命令道:“停”。春红立刻停止爬行。主人继续命令道:“头低下,向后退”说着用手抓住了春红的头发把头向地面上按。春红赶忙把头贴向地面并向后退爬。主人下“马”后坐到了沙发上。春红跪伏在主人的面前额头贴着地面。那双迷人的纤美的玉足就在春红的头前,主人威严的声音从头上传来:“洗漱”春红跪退去端水伺候主人……。

 

主人的名字叫曼莉,年方二十二,是名牌大学的校花。父亲在其幼年就因车祸而死,其母无工作靠为别人带孩子、做老妈子维持糊口,看到自己的母亲惯宠别人的孩子,她幼小的心灵在焚烧,她的眼睛在滴血。有一点好吃的母亲给了别人的孩子吃,有好玩的要给别人的孩子玩,更为可气的是小孩子要玩骑马,母亲就让她爬在地上做马。年少的她哪里懂得母亲是为了赚钱抚养她长大成人。生活艰难程度可想而知,更为艰辛的是在其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母亲突然得了尿毒症,她即面临着母亲的突然死亡,又面临着母亲高昂的医药费,她就要缀学了,虽然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能毕业,但她已经无法再念下去了。

 

这时的她,想到了卖身救母。“无论谁,只要能承担母亲现在的医疗费,如果找到肾源,能够为母亲换肾。哪怕是条狗也毫不犹豫的嫁给他。”她的邀约发出不久,就遇到了承诺。一个私营企业的懂事长,看上了她,立即给她送来20万现金,让其自己保管,以备找到肾源,能够立刻为她母亲换肾,现在住院的药费由单位直接向医院支付。知道她还有一年就大学毕业,让她继续回大学上学,她的母亲由懂事长派人看护、伺候。#p#分页标题#e#

 

懂事长今年四十八、九岁。矮小干瘦,尖嘴猴腮,怎么形容呢?咳!《水浒传》想必诸位都看过,对“三寸丁谷皮”武大郎的描画,用在现今这位懂事长身上,是再恰当不过了。但是这位仁兄,处事哲学比武大郎可高明多了,上述事情的处理,怎能不让曼莉感动。曼莉爽快的答应了做他的外室。并永远不要求他给她名份,而懂事长为曼莉提供别墅、花园、汽车、生活费用,雇请保姆伺候她,懂事长来别墅,就由曼莉伺候,懂事长不来,她就被圈在别墅里,不准外出,更不准打电话找他。

 

长期的圈养使本已心灵扭曲的她,更加烦躁不安。雇来伺候她的保姆经常被她虐待打伤,辞职不干,往往由懂事长赔钱堵伤者的嘴。这样她仍然不能满足自己的施虐心理。经她的要求,懂事长派人从人贩子手里为她买来一个小姑娘--春红,专门供她虐待的奴隶。

 

这时的她已经洗漱完毕,并已经吃过早饭。正靠在紫檀木的香妃躺椅上,享受着春红的捶腿。

 

每天的上午,说上午实际上已经十一、二点钟了,主人十点左右才起床,洗漱完吃饭后基本就是中午了,我拿着修脚、美脚、按足工具来到客厅,站在客厅门口恭恭敬敬的跪下,给主人请安后,爬到主人脚下,先用嘴亲吻一下主人纤美的玉足,然后跪在塌后给主人按摩玉足。主人舒适地闭目养神,突然用另一只脚踩在我的脸上,冷冷的命令到:“舔!我张开口舔吻主人的还没做足底按摩玉足,从大趾一直到小趾,仔细地舔着每个脚趾,连脚趾缝也舔的很仔细,主人用脚趾夹住我的舌头,问跪着为她舔脚的我“香不香”。我赶紧用被她脚趾夹住舌头的嘴含糊不清地回答:“香……香……。”然后将整个玉脚含在口里允吸,“好了,换右脚吧。”她有一种强烈的征服欲。

 

主人开始呻吟扭曲,“啪”一巴掌打向春红,“下面”,主人命令到,春红赶紧埋头舔向主人的阴户。主人把做完足底按摩玉足往旁边移动了一下,让两腿分开的大一些,春红的舌头可以进的更深入了,舌头不断的在主人阴道内壁上来回摩擦,终于找到阴道里的兴奋点了,用力的舔舐着,摩擦着,阴道里早已决口了,春红用力吸吮,然后将爱液大口大口的喝下,如饮琼浆般的表情叫主人极度兴奋。“啊,啊,啊……”伴着自己兴奋的大叫,主人觉得自己的身体如飞入天堂般,她觉得春红的舌头不够有力,便拽着春红的头发,一前一后的摇摆,使春红的舌头在她的阴道里来回抽插。终于,主人一用力,把一串浓浓的蜜汁射入春红的嘴里。她终于达到高潮了。有些无力的靠在紫檀木的香妃椅上躺下,得意的看着春红喝下她的蜜汁。春红跪在她两腿之间,珍惜的舔净她阴唇边和腿上的蜜汁,然后抬起头,意犹未尽地看着主人。

 

我的小弟弟开始兴奋。主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对我说:“爬近点”。我向前爬了爬,主人用脚指摩我的小弟弟,“不要了,主人。”我轻轻地说。“你什幺时候学会顶嘴了?”我不语。主人微启杏眼,把刚吃的柑橘皮摔到我的脸上,“掌嘴二十,狠狠的给我抽,要抽出声音来。”我拿起掌嘴专用的竹板,朝自己脸上抽了起来。主人的脚继续玩弄着我的小弟弟,“裤子脱下”我顺从的把裤子脱下,光着下身任她动,她的脚更加方便了,她先是用脚尖在我的龟头上轻轻的磨了一会,另一只脚不停的玩弄着我的蛋蛋,接着用脚底缓缓的磨,然后又用脚跟轻轻的按,最后把我的小弟弟放在脚的大脚趾和二脚趾之间的小窝里不停的捻,然后把它夹在脚趾中间。她的脚趾很长,所以很轻松的就做到了这一点。她夹的力道时紧时松,频率时快时慢,自由自在的玩着,我默默的跪着、忍受着……。

 

我和她是大学同学我比她高一年级,上学的时候我就是她的奴隶。当时我积极的追求她,跪在学校食堂门口的地上,当着许多同学的面向她求爱,大声说我爱她,愿意一辈子做她的奴隶,伺候她,只要她同意我随时可以为她去死。她笑了,说:“是吗?好,我就收下你这个奴隶。你起来,现在给我打饭去,晚自习时到我宿舍来。”我兴奋的跪着当着那么多的同学的面吻了她的脚。迅速爬了起来,在同学们嗤笑声中,飞快的为她打饭去了……。

 #p#分页标题#e#

晚自习时,我来到她的宿舍。只有她一个人斜靠在床上正看一本书,穿着一双皮鞋,裙子向上撩起,露出半截雪白的大腿,那样子可真是美极了。我愣站在那儿看她,忘了和她打招呼。忽然听到曼莉小姐生气的声音“嗯?怎幺这幺不懂礼貌?”我不由得抬头一看,只见曼莉小姐高贵冷傲的脸上满是怒容,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曼莉小姐命令道:“跪下,你这个狗奴才!” 

我听后非但丝毫没有觉得不高兴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反而觉得被这样高贵的女人打骂真是人生一大幸事,甚至觉得她越用难听的词句辱骂我我越高兴。看着曼莉小姐那因为充满怒容而更显得高贵和威严的脸我忽然明白了:曼莉小姐真的就是我朝思暮想的那类女人。我心甘情愿给当她的奴隶。我愿意为她作任何事情,服从她的任何命令,她就是我的女主人、她就是我的一切、她就是我至高无上的女神。我彻底地向面前的这个高贵的女人投降了,我知道从这一刻起我的一切都已经彻底属于她了。我急忙跪下,把我的见到她后,对她的暗恋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她,她静静地听着,待我全部说完后,她沉吟了一下说道:“好了,既然你是天生的奴隶,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女主人,不过我话说在前面,做我的奴隶要无条件地服从我,否则立刻关系终结。”看到我表示同意后她又道:“我把规矩说一下:一,在我面前你永远是跪着的,除非我有指示;二,你称我为‘主人’,我叫你奴才;三,我命令一发,你必须无条件执行,不许自作主张;四,主人的生活费由你负责。听话有奖,犯错要罚。你听明白了没有?”

 

我爬在地上磕个响头说:“是,主人,奴才明白了。” 

 

曼莉小姐嫣然一笑:“好,算你识趣,今天就让你好好替我洗洗脚。先把我的短袜脱下来,记住,不能用牙,只能用舌头。”我抬起头,用舌头一点一点地把她的白短袜从她脚上慢慢地挪下来,把她的双脚用舌头全部添干净。

 

后来我在校外租了一室一厅的房子,我们共同居住。在这两年中,我真真切切的把她供了起来。各位仁兄,不要误会,两年中我始终没有破她的身,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在她和懂事长之前,她还是少女。说实话,我也不是非要上她的身才舒服,只要能伺候她,看到她享受的样子,我就自慰了。有时她高兴也会用脚给我泄了,或是让我跪在她旁边自己玩弄给她看,经她同意,也可以泄了。

 

每天放学,我用摩托车带着她,回到我们租的房子楼下,背她上四楼,开门后给她放在沙发上,跪着为她换鞋,请示她晚上吃什幺后,为她端上水果,泡上茶送到她手边,然后下楼买菜做饭,饭菜做好端到她面前,跪在她旁边伺候她吃饭,她有时把脚放在我小弟弟上,有时把脚放在我脸上,有时把脚放在我肩上,让我给她捶腿,全凭她的高兴,她要是不高兴,或不愿意动弹,就由我跪着喂她,伺候她吃完饭后,我会利用她休息一会儿的时间,吃完她剩下的残羹菜底。然后要全力以赴地照料她写作业、收拾第二天的用具、忙完后,她也有些困倦了,我又该伺候她安寝了。她睡前惯常是要洗个澡的。她淋浴的时候,就躺在一把木制躺椅上,我跪在浴室的地上,为她洗头、冲洗全身,洗完后为她擦干身体,搀扶她到卧室的床上躺好,我用护肤奶涂抹双手,跪在床旁,为她做全身按摩。揉肩、捶背、捏腿、推拿、修脚。穿了一天鞋的脚难免要有些痛,对她的脚,我总要精心地多揉一会儿,每个脚趾都细细按摩。她的脚细嫩而光滑,如同白皙的绸缎。我总是忍不住把嘴凑上去,轻嗅那芬芳的脚香。她若是高兴,会要我为她吮舔阴部,直到她兴奋得泄了,流得我满嘴都是她的蜜汁,这才舒服地睡去。

 

如果功课很晚才做完,洗澡就免了。洗脚、洗屁股的活,就只好由我替她做。当然,她是一定要我用舌头来舔的。光是把两只脚舔干净就得半个钟头,她则一边享受着我温暖的舌头在她的脚趾缝中吸吮、游动,一边倚在床上看电视。直到她睡着后,我才能为她洗袜子、内裤、内衣、换鞋垫、刷鞋或擦皮鞋。准备好明天的早餐后,睡在她的床下。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把早点做好,小心翼翼的端进卧室的餐桌上摆好,然后是漫长的唤醒她起床过程。我跪在床边,两手轻轻的捶着她的腿,口中喊着:“女王请起。”如果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她还没起来,我就为她洗好毛巾,替她擦洗脸,直至她醒了起来为止,在她漱口、吃早餐的时候,我快速的叠被、整理房间。然后,跪在她脚下,为她穿袜穿鞋,待她吃完饭,化装的时候,我快速消灭掉她剩下的早餐,把碗筷洗好,收拾停当后,拿起上课用的手袋,跪等在门口,她化好装就会说:“好了,走吧!”我背起她,锁门、下楼,把她放在车上带她去上课。天天如此,直到我大学毕业后,仍然给她付了一年的房租,并子劳务市场雇了一个保姆专门伺候她。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发生了一系列的事……。等我知道已经晚矣,好在我现在已经辞职,又回到她的身边,又可以做她的奴隶,伺候她了。……#p#分页标题#e#

 

她继续用脚玩弄着我的小弟弟。终于,我再也忍不住了,白色的液体一泄而出。她看着我,笑了笑,说到:“怎幺样,舒服吗?”我连忙点头,口中说到:“谢谢主人的恩赐。”

 

高贵的女王!年轻英俊的奴隶等着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