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梦空间1-3(催眠类)

淫梦空间1(催眠类)

 

天空

第一章

 

多变的天气今天显得阴森森的,平时蔚蓝的天空却是布满乌云,马特抬头望望天空,这个天气本是一个赖床的好天气,现在却要早起上班,想到这里,马特叹了口气,继续开着他的小车在大街上跑着。与其说跑,倒不如说是走,虽说是早上,但是路上却挤满了赶着上班的人们。

经过一番艰难的路程,马特的车停在了一幢气派的大楼前。马特停好车,站在陡立的大厦旁,习惯性地抬头看了看楼顶的牌子:兆康建材。因为天气阴森的缘故,整个建筑显得更加光彩。马特耸了耸肩,撇了撇嘴。说起来,这里的确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所,他是这家公司的财务主管。在外人看来,这的确是个光彩夺目的职务,何况是在这个全市有名的企业。但在其中的人都知道,他这个职务都是因为他的父亲是这家公司的创建者才被保留下来。一年前,公司原先的女总裁因病去世,继任者是她的女儿宫琴雨,大有改革之意,裁撤了很多部门,只是碍于马特父亲的面子才没有动这个财务部。

按常理,财务部是无法被代替的,并且是很重要的一个部门。但是宫琴雨本身就是会计博士出身,对报表了如指掌,只需要一个汇总即可。正因为此,财务部才显得名存实亡,在各个部门中也最为不受待见。至于之后的命运谁都无法预料。每次进办公室,马特都有种最后一天上班的感觉,连他都不知道这个部门到底还能支撑到哪一天。

想到这里,马特不禁皱了皱眉,深呼一口气,走进这座他不大情愿却无可奈何的地方。刚进大厅,马特就发现了他的总裁宫琴雨,此刻她正费力地搬着一包东西向电梯走去。马特快步迎上去,打招呼道:“嘿,宫总!来,我帮您拿!”

“恩?啊,马部长,恩,好。”说完,她将手中的东西移给马特。

“这么重?!”马特接过东西心想。“宫总,这么重的东西怎么不找一个男同事来帮你搬过来啊?”马特说完这一席话就有些后悔,宫琴雨最为好强,是一个坚定的女权主义者,她从来认为男人能办的东西女人也可以办到。从她工作的泼辣程度就能看出。

“女人也可以干体力活的,这点不要忘记哦。”宫琴雨微微一笑,略有些轻蔑,“马部长,今上午早点把报表送过来。”依旧是这样斩钉截铁,说这些话的时候宫琴雨并没有注意马特的表情和动作,或许她只是在下达命令,而觉得没必要知道下属的反应。

“是……我知道,会尽快给您的。”马特谦卑地说到,不由得低了一下头,咽了口吐沫。他偷瞟了旁边的宫琴音,她属于冷艳型的美女,天生的尤物。白皙的面庞,隐藏着锐利目光的大大的眼睛,红润的嘴唇,波浪型的头发,无不让人神往。身材也是出奇的好,一米七五的身高足以震慑多数男性,穿上高跟鞋甚至比马特还要高一点。看到这,马特挺了挺胸脯。宫琴雨只是画了淡淡的妆,但足以迷倒众多男人,全身只有双耳小小的耳钉,加上纤长的中指上有着她母亲留下的戒指。虽然是28岁,但她老练的手腕、高超的领导能力让她一年内就坐稳了公司总裁的位置。她特有的冷艳的气质更是有着不怒自威的感觉。

马特今年也有30出头了,但是跟这个按理说是他晚辈的相比,仍旧无法相提并论,只能在这里暗自神伤了。宫琴雨似乎注意到了马特的眼神,皱了皱眉头,马特立即转过头,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站在那里。

这段电梯之旅似乎是那么长,那么煎熬。终于到了该到的楼层,马特如释重负,单手忍受着重负,替宫琴雨开着电梯门。

“这些东西放到我办公室就行了,另外,以后早点到公司,明白吗。”

“知道知道,宫总教导得是。”

帮你搬东西,一声谢谢也没有,倒指点起我来了,真是岂有此理。每次受完气,马特总是咒骂几句,却是只能自言自语。

“马特!最近你来的越来越晚了,再晚可就迟到了,小心点。否则可是吃不了兜着走!”马特刚放下要搬的东西,抬起头,发现瑞琪儿正对着他吆喝呢。

瑞琪儿是宫琴雨的秘书,跟她非常要好,负责考勤。瑞琪儿人长得小巧,却精明得很,有点征服欲,说一不二,有时颇喜欢刁难别人。唉!堂堂部长竟然被一个秘书数落到这般田地。当然,马特也没办法发脾气,因为据最新的消息,这个瑞琪儿很快就会提到副经理或者部长的位置,不可小觑。#p#分页标题#e#

瑞琪儿年龄不大,24岁,一头乌黑长发,戴着大框眼镜,一副精灵古怪模样。平时着装还算艳丽,有时也跟同事之间互相调侃。她正在跟一个性格十分随和的男人恋爱,他非常爱她,是她的大学同学,什么事都依着她,正好满足她的征服欲。瑞琪儿对这个男朋友也是相当满意,时不时就把他挂在嘴边,晒晒自己的幸福。对此,我们也就见怪不怪了。

“知道啦,知道啦,我的小姑奶奶,下次我一定早来啦。多谢你的提醒呀。”

“恩,知道就好啦,光谢谢就行了?”

“那……我请你吃饭?”

“好啊,我可比较挑食。”

“你不怕被你男朋友怀疑啊!”

“哼,我男朋友还是相信我的品位的,怎么可能……是吧。”

“是……是……”马特听着这句如此讽刺的话语,气不打一处来,但却无从发作,只能忍气吞声。

“好了,等我想好了再跟你说吧,先欠着。”

望着这个刁蛮的小精灵远去,马特长舒一口气,来到了他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是所有部长里最小的,所用的电脑也是最为落后的。这一切都让马特提不起兴趣去工作,还好,在这间办公室里,有他感兴趣的东西。那就是关于研究潜意识的资料和软件,马特在大学时辅修的专业就是心理学,而且特别有兴趣。大学毕业之后又到了俄罗斯留学,了解到了俄罗斯关于心理学,尤其是潜意识的一些前沿资料。经过多方查询,他了解到有一个前苏联时期留下的废弃研究项目,这个项目没有名称,只有一个代号,叫做084。这个项目说穿了就是通过梦境进行潜意识分析,从而获取被测试者的一些意识资料。本来是用来军事用途,也就是获取敌方信息所用。但是随着冷战结束,以及苏联的解体,这个项目也就停滞下来,相关的科学家也就四散而去,并且没再有音讯。

马特不断地研究,终于通过各种蛛丝马迹找到了还活着的一位主要科学家科兹洛夫。他自从被苏联当局解雇之后就一直赋闲在家,生活困苦,只靠打些零工生存。马特给了他一大笔钱,与其交往甚密,很快成为要好的朋友,从而他在科兹洛夫临死的时候获得了他所有的研究资料。马特凭借着多年的所学,还原并改进了当年的梦境探测仪,并且通过方法可以更改某人的潜意识,从而达到控制的目的,这的确是一个伟大的改进。

简单而言,一个人的意识和思维就像是两个首尾相连的半圆,互相传递,那是人的显意识,可以受意识控制。而中间有条横线相穿,就是潜意识,在这个位置上人们是无法自己控制的。在梦境中,潜意识的大门会打开,此时可以通过仪器创造一个梦境,从而在达到潜意识的融合,从中获取信息。

利用这个机器,造梦者可以为受术者造一个任意的梦境,受术者自动进入其中,并且将自身潜意识的内容投射到此,在梦境中体现的人物都是受术者的投影。其自身有一套防御系统,当发现梦境中的任务并非自己熟悉的内容时,他们将自动进行防御,将这些异类消灭掉。

受术者将自动地将自己潜意识里最核心、最秘密的内容藏匿在这个梦境中他认为最安全的地方,而发现或者改变这个秘密的方法就在于找到这个地方,并且通过方法植入一些有用信息,从而达到改变其潜意识的目的。但因为潜意识秘密都是受术者自行放入,其内容无法任意做较大改变,需要顺导其思维方向而定。

马特打开办公室书桌下方的小橱,望着里面精密的仪器,微微笑,淡淡地看着,像看着他自己的孩子一样,露出了慈父般的笑容。心想,这大概就是自己一生的兴趣,自己为何却要在这个桎梏的部门老此一生?!唉,造化弄人吧,马特苦笑一声。因为他还没有完全肯定这个东西是否真的起作用。今天他继续查着各种资料,突然,在悄悄进入美国机密文件中,他发现了一篇关于潜意识的文件。上面完全肯定了一种仪器,而这种仪器跟马特做出的东西如出一辙,并且仪器已经经过了若干次实验,证明完全有效,将在未来进行应用。马特仔细一瞧,这个仪器只是自己的初级阶段。马特不禁兴奋异常,大概,这个家伙真的,真的可以对自己的人生进行一次改变!

想到这里,马特陷入了一种沉思。这时,桌上的电话响起,打断了马特的思绪。“喂!哪位?”

“马特!怎么回事,你怎么还不把报表送过来,宫总快要发脾气了,小心你的部长职务!”瑞琪儿叫道。#p#分页标题#e#

“好好,我马上……”还没等马特说完,电话已经挂掉了。马特憋着火气,收拾好文件,箭步跑到宫琴雨的办公室。她的办公室分两部分,外室和内室,瑞琪儿在外室,宫琴雨则在内室办公。我进入外室,瑞琪儿没好气地吼道:“脑子被驴踢啦,现在才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忘记了忘记了,我这就进入……”说着马特就往内室走去,却被瑞琪儿拦住了。

“唉?等会,宫总正在做数独呢,希望你不要打扰!”

宫琴雨为了保持良好的逻辑思维能力,每天都会拿出一定时间做数独,终年不缀。“那你叫我那么急干嘛?!”马特真的有些生气了,说道。

“你来晚了还有理了,去,给我倒杯水,就当是今天早上的补偿。”

“你……”

“怎样?”

“好……”马特压住怒火,忍气吞声地给瑞琪儿倒了杯水。

“这才对嘛,进去吧!”

“宫总不是在做数独吗?”

“刚做完,进去吧!”瑞琪儿就是这样,有些蛮横,也爱做恶作剧,不过有些恶作剧确实有些过头。

马特恭敬地敲敲门,进入办公室,瑞琪儿把文件交给宫琴雨,宫琴雨依旧一言不发,皱着眉头看着报表。瑞琪儿拿起宫琴雨的茶杯,努努嘴。马特接过茶杯沏了杯茶,放到了宫琴雨桌上,桌上摆放着宫琴雨刚刚做完的数独题目。周围播放着宫琴雨最为喜欢的莫扎特的交响乐。

“宫总,喝茶!您觉得报表如何?”

“整体还可以,这里和这里怎么搞的,怎么对不上?!”

“啊……不好意思宫总,这是我一时疏忽,我一定改正!”

“工作可不能这样马虎啊,这关系到整个企业的未来,希望你认真工作马部长。最近公司要选拔副总裁,我希望你好自为之。好了,我还要工作,你先出去吧。”

“好,我一定注意。”经过一年的了解,马特明白,宫琴雨不愿多谈,他也不狡辩,就退下了。回到办公室,他苦笑一声,最近公司原先的副总裁因为身体原因辞退,几个部长都有可能被提升,几个老资格的部长也为此事争得不可开交,结果快要公布了,却一点风声也没有,谁都不知道宫琴雨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就是轮到谁,也轮不到我啊。”马特苦笑道。他又回想起这一上午遇到的事情,不由气从心来。跟之前一样,他又一次无可奈何地咽下了。他往下一瞅,目光定格在了改良版的梦境分析仪,忽然,一个大胆并且风险十足的计划从胸中形成。究竟他的脑中形成什么样的计划,这对于其他人会有怎样的结果呢?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章

但是,这个计划需要有突破口啊。马特这样想着,苦恼万分,刚有些思路看来也没法进行下去了。唉!毕竟南柯一梦了。马特苦笑一声,狠狠地摇了摇头,习惯性地一看表,已经是晚上8点了。

哎呦,已经这么晚了啊!马特没想到自己看的如此入神以至于忘记了时间,他伸伸脖子,起身向门外走去。唉?那边的办公室怎么亮着灯?马特疑惑着向那亮光走去。

原来是总裁的办公室!

马特咽了口吐沫,蹑手蹑脚地向办公室挪去。他伸长了脖子,透过崭新的窗口和高大的植物盆景看到宫琴雨正对着电脑认真地击打着文字,但脸上似乎没有之前的严肃,反倒有些放松和沉思。打一会字边沉思想想,再继续动笔,仿佛在反思什么。

“这么晚了她这是在干吗?!”马特皱了一下眉头,百思不得其解。这时宫琴雨在座位上伸了伸懒腰,马特赶紧将身子一移,转到另一个墙角后面。身上不禁出了冷汗,庆幸自己没有被发现什么。

马特深呼一口气,缓缓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静坐在电脑前。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她……在加班?但不必啊;在处理文件?表情也没有那样轻松啊;在聊天?她……真的不是这种人……”越想越迷惑,越想越没法相通。静静的办公室只有那座大钟规律的滴答声。

这时,寂静的走廊里传来了关门的声音。是她!她要走了。马特立马反应过来,他拿起杯子瞅准时机向门口走去,正好与要离开的宫琴雨碰面。

“嘿,宫总,今天加班啊!”

“恩?没有,你今天怎么没走啊?”

“什么叫没走啊,宫总,我一直如此啊,加班是我的爱好!”马特说完这句自己都觉得心虚,但全当一句俏皮话缓解气氛了。#p#分页标题#e#

“爱好,哼……”宫琴雨轻蔑地笑了声,不多言转身离开。 

本来想用这句话调节一下氛围,没想到却遭到了无尽的鄙视,马特既气愤又无奈,缓缓地回到自己的座位,继续思考刚才宫琴雨那个不寻常的表情。

“每天都加班,真是笑话。”宫琴雨上了下降的电梯,不禁自己想道,“我才是每天都这么晚走呢,之前怎么一次也没遇到?哦,也对,他的办公室太隐蔽了。但无论如何,他怎么可能加班呢!”她摇摇头,走出电梯。

另一边的马特又回到了电脑旁边,为了弄清楚宫琴雨留在此的目的,马特决定用自己的电脑技术侵入宫琴雨的电脑探个究竟。

“竟然有这么强的防护措施,的确不一般呐。”马特熟练地在电脑上操作着各种指令,不一会便将她的电脑内容全部监视。他浏览着宫琴雨的每一个文件,突然,一个文档引起了他的兴趣。这是一个最先进的日记软件的编辑文档,而且修改时间恰恰是刚刚的时刻。

难道她是在写日记?或许,突破口就在这!

马特兴奋异常,又费了些功夫将这个文档破解,浏览着宫琴雨的日记。从她的日记中,马特了解到,宫琴雨之所以如此独立自强,颇受到她母亲的影响。

但是,在她18岁的时候她曾遇到一件事:她放学回家,发现她的母亲正和一个男人做爱!她当时又气有忿,离家出走被寻回来后,好长时间没有跟她母亲交流。后来她知道,这个男人给母亲很多帮助并且以此为要挟享用了她的母亲。

起初,她不理解,后来她的舅妈开导了她,宫琴雨也明白母亲是无奈之举。自此,舅妈也就成了她的一个知己,特别是她母亲死后,许多事情上舅妈就是她的人生导师。

在她母亲临死之时,她的母亲对她说,“希望你能做的比我做得好。”这成了她奋斗的动力,她一直以这句话激励自己,不要让自己受到其他人的束缚,不要受到像自己母亲那样的不得已的情况。

马特思考着,思考着,不断反思着这几件事情。忽然,一个突破口在脑中一闪,或许这样做可以!

他拿起电话,“喂,桑迪吗?这有个大活,不知道你是否有时间啊?”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马特轻轻地一笑,“恩,那好,那这个周末我们见一面吧,我把具体的计划跟你说一下。”

桑迪是前几年马特对这个梦境共享机实验的第一个人,他之前是一个演员,演技很不错,但之前事业十分失意。马特用这个机器让他重新对生活充满信心,也在他的潜意识中植入了一个指令,那就是让他相信在虚拟的梦境中的表演才是真正的挑战和提高演技的机会。所以桑迪对马特关于在梦境中表演的要求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在梦境中,造梦者可以创造一个场景,自己也可以进入这个场景,但其中的人物是受术者潜意识的投影,也就是说其中的人物是由受术者决定的。于此同时,其他人也可以通过机器伪装成投影的人物进入梦境,但如果演技不佳极容易被其他人发现并受攻击。

马特经过了一个兴奋又忙碌的一周,这一周里他一直在准备着计划所需要的物品。

这天,马特照例要给宫琴雨递送报表,走到办公室前,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这是计划的第一步,成功与否就看这次了。

马特装着胆子进去,“宫总,您要的报表。”

“好,放在这里吧。”依旧没有抬头。

“宫总,我有一点事想向您汇报一下。”

“说吧,什么事。”宫琴雨抬起头,略微皱了些眉头,道。

“恩,是这样,我一个朋友是咱们市比较有名的XX报社的主编,他想这个周天对您进行一下专访,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我是想,这一来可以让更多人认识您,二来呢,也有助于咱们公司……”

“马部长,咱们公司最近一直在忙收购的事情,很难有空闲。这样的报社也起不到太大作用。马部长,你最近的确是需要对工作更加上点心才行啊。”

“恩,是,是,宫总说的是。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恩,好!”

马特悻悻地回到办公室,仰着头望着天花板。出师不利啊,大概这个计划就是太天方夜谭了。能否有其他方案呢?还是需要更进一步?

马特正思考着,忽然,电话铃想起了。

“喂,宫总,有何事啊?报表有问题难道?”

“不是,关于采访的问题,我重新考虑了一下,觉得不错,你安排一下时间地点,这个周我们就进行。”#p#分页标题#e#

“怎么……好好,没问题,没问题,我这就安排。”

突如其来的好运让他一时难以招架,马特调整一下情绪,紧锣密鼓地开始最后的准备。

这周的时间仿佛过的特别慢,终于马特等到了周天。他与宫琴雨驱车来到了市区的一间公司中,这是马特提前预定好的地方,十分安静,整日都不会有人打扰。“来,宫总,这边请。桑迪,这就是我们宫总。”里面打扮成一个职业记者模样的桑迪早就在等候了。

“宫总,久仰久仰!我是XX报社的记者,这是我的名片。”桑迪不卑不亢地与宫琴雨打着招呼。

宫琴雨接过名片,仔细地看着,不时有些怀疑的眼神,同时也打量着对面的桑迪。不愧是专业演员,没有任何破绽。宫琴雨紧皱的眉头略微舒展了下来,道:“有劳了。”

“宫总,哪的话,能够采访到您是我们的荣幸。来,这边坐。”说着,桑迪招呼着宫琴雨坐下,马特也抓紧将她的包接下,一副仆人模样。

宫琴雨迈着优雅的步伐,不断打量着房间的布置:一套略高档的黑色沙发,一个摆放着水果的透明茶几,墙上几幅简单的油画。仅此而已。宫琴雨皱了一下眉,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冰冷地对马特说道:“怎么选了这么偏僻的地方?房间还如此简单。”边说着,仍旧向四周看着。

“哦,宫总,桑迪啊,隔得这里比较近,就选了这么个地儿。您见谅了。”

“是啊,宫总,因为我们报社在这个附近,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也好有个照应,如果您觉得不合适,我马上向总社那边反映,抓紧更换一下?”

“哦,没事,既然是桑迪记者安排的,那我们就客随主便了。”宫琴雨向桑迪投了一个极为官方的笑容。

“多谢宫总了,那,如果没什么咱们就开始?”

“恩,先不急,咱们先聊会,免得我开始后进入不了状态。对了,我听说你们报社最近正在关注关于铁矿石的一些事情。”

“啊……的确是,我们报纸这几期都在报道这件事情,没想到宫总还经常读我们的报纸啊。”马特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没想到到现在宫琴雨仍旧充满了戒备,上一句的问题明摆着是为了检验一下桑迪这个记者的真假。

接着,宫琴雨又问了些关于记者专业的问题,既是为了套一下近乎,也是为了进行一下验证,多亏桑迪之前都有些准备又加上自己的随机应变,整个过程并没有太大失误。

“恩,桑迪记者,您的传媒基础让我印象深刻。接受这次采访呢,除了能够对我个人的报道之外呢,我也希望借此机会向社会说明一下我们公司产品质量上的保证,希望您再之后的报道中着重对这个方面说一下。”

“好好,这一点上宫总尽请放心,我一定照办。那咱们就开始?”

“好的,开始吧!”

这样,桑迪按照之前准备的问题向宫琴雨进行着颇为正式的访谈,坐在一旁的马特忽的一下明白了宫琴雨突然准备接受采访的目的。因为前段时间有些假冒自己公司的产品在社会上起到了一些坏的影响,她想通过这么个不显山不露水的方式进行一下辩解,也不显得突兀。果然精明啊!马特不禁这样想着,真的可以击败众多的男人了。但,过了今天,恐怕就……马特掠过一丝诡笑。

“来,宫总,桑迪,也挺累了。”说着,马特沏好了茶,给宫琴雨和桑迪递了过去。“宫总,您最喜欢的高山茶,先喝一点。”

“恩,好的。”也是天热的缘故,宫琴雨接过茶水,吹了吹茶叶,喝了一口。

两人继续着访谈,但宫琴雨渐渐地感觉自己有些困倦,不住地点着头,又轻轻地摇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着。

“那宫总,咱们谈下个话题……宫总,宫总?”

“啊?”宫琴雨猛一抬头,露出了疲惫的惺忪睡眼。

“咱们接着来?”

“恩恩,好……”说着,宫琴雨换了一个姿势,理了理头发,继续说道。

又过了点时间,宫琴雨完全进入了睡眠的状态,原来马特在她的茶水中加了一种特制的安眠药,它会使人慢慢进入瞌睡状态而不自知。

马特立即将所研制的仪器拿出来,仪器由三部分构成,主体控制器,三个接收器。接收器的外形颇像大的耳麦,马特将两个接收器分别戴在自己和宫琴雨的头上,将另一个扔给一旁的桑迪。#p#分页标题#e#

“这次你扮演的可是一个中年妇女,都准备好了吗?”

“没问题啊,不就是她的舅妈嘛。”说完就模仿了几个动作,马特与她舅妈有一面之缘,模仿的十分像。

马特与桑迪也吃了一片药,这片药也是助于进入睡眠的,但是药效要比宫琴雨的要小。完事具备,马特开启了开关,他和宫琴雨一起进入了自己设定的梦境中。在梦境中,时间要比现实中过得慢二十分之一,也就是马特一共有40小时来完成这项任务。

不一会,他们都进入了完全的睡眠状态,进入了马特设计的梦中。究竟进入的梦境是什么?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章

偌大的宫殿,高耸华丽的穹顶,嵌着水晶的吊灯,无不显示着高贵的气氛。这是马特创造的一场舞会的现场。红地毯从二楼旋转的楼梯中层层铺开,宫琴雨一席修长的黑色晚礼服,露出白皙的双臂,不时向大厅中的人们挥手致意,脸上泛起淡淡的微笑。宫琴雨今天依旧只是画了淡妆,柔顺的头发向上盘起来,双耳戴着嵌着翠玉的耳坠,正与他高贵典雅的气质相得益彰。同时,举手投足间又显露出一丝高傲的神情,颇有些冷美人的气质。下面的人群不禁惊叹着她的美丽,这里面就有身着着一身男士燕尾服的马特,没想到,在梦中宫琴雨依旧如此美丽,马特不禁咽了口吐沫。

宫琴雨走下楼梯,来到大厅,向侍者要了杯XO,轻轻把持着,走向一位着装高贵的中年男子,交谈着。这时,马特从一边走过来,弓着腰,恭敬地道:“宫总,宫总!”

“恩,什么事?”宫琴雨转过脸,眉头轻锁,似乎是在说,没见到我在谈话吗?

“哦,宫总、张总,您好,不好意思打扰了。宫总,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谈。”

“重要的事?”宫琴雨脸上流露出一丝愠色,“那好吧,张总,那件事咱们改天再谈吧。”

“好,宫总,有事你就先忙去吧。”说完一点头,径直离去。

宫琴雨微微一笑,目送中年男子离去。然后又是皱着眉头朝向马特,冰冷地道:“没见我跟张总正谈着吗?什么事情要在这个时候说?”

“不好意思宫总,是这样,您的舅妈托我跟您说一声,她想见您一面,说有重要的事情。我也不知什么事情,但觉事情重大就立马赶过来了。”

“舅妈?!她怎么会跟你说呢?”宫琴雨听到马特的解释,首先并不是问舅妈在处,反而持着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马特。眼神如此犀利冰冷,不禁让马特心中一怔,就算是都说实话也估计会心里一阵虚惊。马特接着回答:“恩……这……我之前见过宫总的舅妈不是。今天我负责迎宾安排,就遇到您的舅妈,她……”

“恩,好!她现在在哪?”未等马特做过多解释,宫琴雨问道。在梦中宫琴雨依旧没有失去干练的风格。

“恩?恩,她正在二楼的房间中等着您呢。我带您过去。”

“好的,走吧。”听得宫琴雨说完,马特引着宫琴雨一步步来到二楼,来到了一个僻静的房间中。房间里装饰奢华,墙壁上挂着几幅油画,摆着各种水果的圆桌旁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四五十岁的贵妇人,略微有些发福。皮肤还算白皙,但终究抵挡不住岁月的洗礼,有了些许皱纹,但眼光依旧有神。见到宫琴雨走进来,她兀地站起身。

“舅妈,您怎么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宫琴雨说着就朝舅妈走过去,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说道。

“跟你说不说的还不是一样的来。”

“看您说的,要是提前说不就去接您了。马特,我要跟舅妈谈点事,你先出去等一会。”

“哦哦哦!好好,我这就出去。”马特说着就往门口走去,趁宫琴雨不注意,朝舅妈做了一个隐蔽的眼神,舅妈也立刻会意。原来,这个舅妈就是桑迪所假扮的投影,宫琴雨终究没有发现。

看着马特离开房间,宫琴雨与舅妈坐在了沙发上,但两人的手依旧握在一起。

“舅妈,今天到底为啥而来呀?”宫琴雨脸上浮现出难得的笑容。

“那个人你到底找到没有啊?”

“人?什么人?您一下就把我问糊涂了。”宫琴雨脸上浮现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倒别有一丝韵味。

“哎呀,就是你妈临终的时候跟你说的呀,那时她跟你说的话你都忘了?”

“那哪能忘了,妈妈当时说的话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呀。她当时跟我说,希望我做的比她好……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p#分页标题#e#

“看来你没有忘记啊,那你知道这句话的确切含义没有?”

“舅妈,今天这是怎么了?当时不是因为那件事嘛,您当时还特意来疏导我。我后来也知道了,妈妈当时也是迫不得已,毕竟一个女人在社会上要遇到的灾难太多了。但妈妈最后……”说到这里,宫琴雨仍旧忍不住哽咽,“妈妈最后跟我说,希望我比她做得强。我知道,妈妈这是跟我说不希望我不像她一样受制于那些可恶的男人……”

“怎么能说男人可恶呢?!”舅妈说着就显得有些疑惑和怒气。

“还不可恶!当年,我看到……我看到妈妈跟那个……”说着,宫琴雨眼眶中眼泪不住的打转,“天杀的可恶男人在房间里做那些苟且之事,现在想起来都是那么气愤!”

“唉,琴雨啊,看来这么些年你还是没有成熟啊!”

“没有成熟?舅妈何出此言啊,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自然不对了,那我问你,你知道当年与你妈妈交合的男人是谁吗?”

“这个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就是市政机关的曲胤峥,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表面上看起来倒是风度翩翩,其实倒是猥琐异常,竟然用如此龌龊的伎俩来……来……”也许是太过气愤,一时间宫琴雨倒找不出合适的词汇继续下去,竞支支吾吾无法说话。

“你的意思是他要挟你的妈妈然后强奸了她?”舅妈说着脸上不时显出略微不耐烦的模样。

“舅妈!事实的确如此,不过你也说的太过直白了吧!”

“哎呀,琴雨,我是着急你这话说的糊涂啊。其实,你的母亲当年怎么可能是被逼的呢,她是自愿的呀!”

“舅妈!这件事你……你怎么能如此说?妈妈,怎么可能是自愿的?舅妈,你要是这么说我可要生气了!”宫琴雨不由得提高了嗓门,心中也是甚是恼怒,若是对方不是舅妈,恐怕就是一阵不着脏字的咒骂。

“还是不成熟啊,你听我慢慢跟你说。”舅妈正说间,故意顿了顿,喝了口桌上的茶水,微笑道,“茶确实不错。”这是舅妈她一贯的习惯,在开导她之前总是要顿一顿,说一些弦外之话,让宫琴雨也轻松一下。在这一点上桑迪都学的至像。“当年,曲胤峥着实帮了你妈妈不少啊,毕竟女人是需要男人帮衬着呀,依靠自己是成不了事的啊。”

“啊?您不是一直教育我巾帼不让须眉吗?”

“恩,是,但女人怎么就能够跟男人一样呢。男人办的了的东西女人是办不了的,一个女人终究要靠男人来帮助的。”

“女人非得靠男人不成?”

“那是自然了,每个女人都有自己一生中必须要报答的男人,每个人都有一个,这都是必然的。你妈妈的那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难道是曲胤峥?”

“不错,的确是。这个曲胤峥的确是你妈妈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所以她才希望把自己的肉体奉献给他。”

“什么?您说奉献?难不成妈妈还求他不成了!

“琴雨!这是对你妈妈恩人的态度吗?你妈妈最后明白了这个道理,才尽全力来报答他才如此。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说着,舅妈显示出一副凛然不可犯的模样,颇具权威性。

“妈妈的恩人?舅妈,今天你的话怎么如此异常啊,我怎么有点听不懂呢?”

“自然要了,女人对一生需要答谢的男人就必须如此,女人除了肉体还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

“舅妈,怎么说话如此肮脏不堪?!”

“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啊,我就跟你说说你妈妈最后跟你说的那句话的意思吧!你妈妈是一直在悔恨自己没能早点发现刚才说的道理,没能早点知道曲胤峥就是那个人呐。原本想让你能比她做的强,能够早些明白这个道理,没想到你还是如此不化呀。”

“那……那舅妈,你的意思是,妈妈最后那句话不是在说让我不受制于男人,反而是让我献媚于那些男人了?”

“你妈妈最后说,希望你能做的比她好。就是说让你能早点明白道理,怎么叫谄媚呢,那是在报答。每个女人都有那么个男人需要报答,这是为人之道啊。”

宫琴雨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喃喃的若有所思的模样。而她舅妈根本就不给她思考的时间,起身道:“我命中的男人正在对面房间呢,我得去了,要不然他得怪罪下来了。”说着,就往门口走。#p#分页标题#e#

“啊?舅……舅妈。”一时间宫琴雨没反应过来,本想劝阻,但一想自己连舅妈的话都没能完全理解,如何去劝呢。抓紧跟上,随她出了门口。马特就在门口候着多时了。看着宫琴雨纠结的面容,马特明白计划都在进行之中,虽然这套理论不可能让宫琴雨一下接受,但让其心性打乱,这个谈话就成功了。

“行啦,你就送到这吧,再送让他看见就不好了。”舅妈一摆手,示意让宫琴雨就此停住,转身入了对面的房间。留下宫琴雨木呆呆地独自站在那,自言自语道:“平日里没见舅妈对哪个男人如此啊。”

“宫总?”马特借机走到宫琴雨身边,轻声询问道。

“恩?你怎么在这里?”宫琴雨一下难以从浑噩的状态中解脱出来,额头上出现了硕大的汗珠,嘴角也不时抽搐一下。

“宫总,我在这等着您呢,知道您心里别扭。”

“别扭?我何时别扭了?再说了,就算是别扭,你又能如何得了?”

“宫总,您头上这些许汗珠,还有这眉头,我都看出来了。您在我这就不用这么假装啦。”

平日里,宫琴雨当政最为担心的就是让属下看出自己的想法,何况还是一个平时自己经常批评的家伙。但此时,也许是刚才舅妈的话刺激太过强烈,也可能是宫琴雨的确是被看穿了心思,心里倒有些暖意了。接着,又回想起那件刻骨铭心的事情,声音也开始颤了,心里倒没了主意,道:“那……那你说,我是因为什么别扭呢?”

马特自知这问题关键,心中不断思量着应当如何回答。“刚才您还没到的时候,我就跟舅妈谈了谈,大体也知道了事情了。或许你的舅妈的话有道理,您母亲归去之时说的话……或许,您真的想错了。”

“我错了?”宫琴雨又摆出了一副盛怒的模样,其实此时宫琴雨并无如此自信,只是一直的习惯使然。这时,马特心中一怔,若干个对宫琴雨此时想法的假设,或许在他时,他将更偏向于此时宫琴雨有自己的确主意,但此时,马特决定赌一把,决定顶住压力向宫琴雨继续引导。

这时,从方才舅妈进入的房间中竟传来了舅妈的呻吟声,“这就是所谓的向恩人献身吗?”宫琴雨此时思绪更加凌乱了,马特见事更加坚定了深入引导的想法。

“的确是您错了,女人跟男人的确是不一样的,有时候女人离了男人的确是不行,所以对于每个女人来说总有个需要报答的男人不是,所以您母亲最后的那句话你的确理解错啦”马特这一手将男女平等的概念曲解成男女完全一样,即便是一个男人尚且不能完全自己完成某事。倘若是平日里,凭着宫琴雨的逻辑,很容易就能识破这等伎俩,但当此之时,宫琴雨心烦意乱,又加之舅妈和马特的引导,倒是随着马特的理论一直走了下来,思考着也有些道理。

“这都是些什么话……”话虽如此,但明显语气上根本没有以前的犀利,马特明白其心里已经是混乱至极,只是逞些口舌之利罢了。刚才马特的话字字掷地有声,字字狠狠地敲击着宫琴雨的内心。“难不成真的是我错了。”宫琴雨这样想着,喃喃地道,“这应当如何办呢?”

“其实,你的舅妈……”

“舅妈怎么了?”宫琴雨闻听如此,也顾不得思考了,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倒有静听马特说话的想法。

“她也是为了她的那个男人哪,但恐怕对咱们公司不利啊。”

“不许胡说,你的意思,舅妈会害我了?”

“你舅妈当然不会自己害你了,但,只怕是生不由己啊,她也得听男人的不是。”基于刚才的理论,宫琴雨似乎也觉得有几分道理。

“哦?”宫琴雨没有立即反驳,倒是以一种疑问的语气希望马特继续说下去。马特见状,继续深入下去,说道:“我听说,舅妈恩人所在的公司可是正打算收购咱们公司呢,正在想法设法买咱的股票啊。”马特的目的,不单是要使宫琴雨完全改变对男人的看法,还要让她失去对舅妈的信任,如此便可趁虚而入,最后达到孤独自己,然后才可改变信赖之人。

马特一见时机已到,接着说道:“宫总,您想,为何你舅妈在你见到你的母亲……那件事之后不是跟你言你母亲的真实看法,却是告诉你母亲是无奈之举,显然是别有用心,想让你单独决断,好让你失去报恩的机会。今日再告诉你定然有其他企图。”马特的话很快,但从宫琴雨那专注的模样来看,一字一言都已沁入宫琴雨的脑髓之中。#p#分页标题#e#

“其实,要知道实情也不难。”说到这里,马特故意顿了顿,观察着宫琴雨的神情。

宫琴雨正纠结着,忽听得有知道实情的办法,瞪大了眼睛说道:“什……什么办法?快……快说。”因为情绪激动,声音还带着颤抖。

“是这样,我发明了一种叫做……梦境共享机。”马特说到这里,不禁压低了声音。就这样,马特把梦境共享机的过程都说了出来,并且说了自己的成功案例。马特这一计是以退为进,故意告诉宫琴雨自己的计划,倒使宫琴雨放松了戒备。“你是说,用这个机器来搜查舅妈的想法?”

“自然不是,人的潜意识的记忆力是牢固的,在自己面前发生的事情潜意识里都会留有印象。现在咱们要弄清楚的就是到底宫总您母亲去世时的情形到底如何,有哪些可以看出您母亲确切意思的地方没有。如果有,那咱们的推理都能够成立了。”

“恩……”宫琴雨一字字听着,刚才混沌的脑子一下子似乎通透了一般,心中思量:“这个马特怎么突然这么有分析能力,好厉害。”

“那……那该如何办呢?”到现在宫琴雨倒有些信赖马特了,但自己脑中一下没了一丝主意。

“咱们可以用这个机器进入到你的梦境,看看你的潜意识里对当时的回忆,那一切事情不就清楚了?这不是很明显吗?”

“是啊,的确好明显,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真是愚笨,难道……女人的逻辑判断力就真的不如男人?”宫琴雨心里想着,曾经根深蒂固的女权主义思想倒开始动摇了。

“好,就依着你的意思,那下面我们应当如何去办?”

“宫总,跟我来吧,咱们找个僻静的房间。”说完,马特跟宫琴雨一起进入了二楼尽头的房间。在经过舅妈房间时,马特轻敲了一下门。正在里面的“舅妈”立马会意,待他们进入僻静房间后,在门口守着防止有人打扰。

马特与宫琴雨各吃了一片药,装备好共享机,不一会,两人进入了第二层梦境之中。随着梦境的深入,会进入受术者更深的境地。倘若在第一层梦境中醒来,宫琴雨只道是做了一个荒诞些的梦,现实改变的不会太大。但进入第二层后,潜意识的改变将更加深刻。究竟第二层梦境到底如何?宫琴雨又会改变什么?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