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誓

   花誓

     作者:烈烈风中


花誓“啊!”“啊!”黑漆漆的小巷内传出几声惨叫,然后重新沉寂了下来。

 

 一个娇小的身影从黑暗出渐渐显出身形,宛如人偶娃娃的完美小脸上满是懊恼和不悦,看起来就像只生气的小猫。

 

 这已经是今天第六波试图把她弄进巷子里做点什麽的人了。虽然以她的实力来说不会有什麽危险发生,可是却令人烦不胜烦,更加这对她的自尊也是很大的打击。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有多麽诱人,十四、五岁的妙龄,发育良好的玲珑身段,垂至翘臀的亮滑紫发。精致清灵的五官带着少女特有的清纯和稚气,却又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妩媚,这种矛盾的组合构成了奇特的吸引力,再加上一袭黑色的哥特风礼服短裙,足以诱发十六到六十岁雄性生物潜藏的欲望。

 

 “看来要去买件斗篷了。”女孩的声音娇娇嫩嫩的非常好听。

 

 “没想到我亚瑟会落到这种地步,该说是超阶魔兽的报复吗?”她无奈的自嘲着。

 

 是的,她原来是他,亚瑟,艾德兰家族的当代族长,大陆历史上第一个成功契约超阶魔兽的人,也是所有势力都在疯狂寻找的人。

 

 当初在冒险者公会进行认证后,亚瑟第一时间就躲了起来,作为一个筹画了数百年的计画,自然考虑过事后的种种情况,对如何全身而退也有了预先的准备。

 

 他事先已经把族长的重任交给了继承者,为了防止泄露,他的藏身处只有历代族长口口相传的,就连新任族长也是不知道的。

 

 只是家族终究小瞧了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在各大势力,众多顶级强者的搜索下,亚瑟虽然一时还没有暴露,却也被困在城中,迟早会被找到。

 

 为了争取逃脱的可能,他必须做好一切准备,但是在他和梦魇依丝琳合魂时,意外发生了!

 

 之前从未有人契约过超阶魔兽,所以没人知道合魂的后果,不过现在,亚瑟深刻的知道了!

 

 如果说低级魔兽是一杯水,中阶就是一池水,高阶则是一个湖,超阶却是无边无垠的大海。

 

 而人的力量就好像是墨汁,一滴墨能染黑一杯水,一盆墨能改变一个池塘,即使是湖只要有足够的墨汁也是能够侵染,只有那无际的大海,再多的墨水倒进去最后也只能被海水同化。

 

 这就是超阶魔兽的强大。

 

 亚瑟的力量和梦魇相差太大了,在合魂的瞬间,原本因该依附於他的兽宠反噬了,他的身体在巨大阶位差的逆返作用下被梦魇少女的玉体的所替代,如果不是有契约的保护,就连他的灵魂也将无法保持主导地位。

 

 也就是说,他变成了一位少女。至少从外表来看是这样。

 

 这具看起来纤弱的身躯内蕴藏着强大的能量,尽管亚瑟目前只掌握了一小部分,可身体的强度已经可以媲美中阶顶峰的魔兽了,更别说那堪比上位法师的雷电系魔力。

 

 这样的威能是以前的亚瑟想都不敢想的,现在却轻易得到了,可是他却无比怀念从前的自己,至少那时还是为昂扬的男性,而不是现在这样可口的半萝莉。

 

 所幸他发现在现在的状态下,他本身的力量也在飞速的增长,只要达到一定的程度就能解除合魂,恢复本来面貌。

 

 亚瑟约莫估算了两者的差距,计算下时间,尽管得出的是个比较令他绝望的数字,不过好在超阶魔兽悠长的生命力也同样作用在他身上,有足够的时间来等待。

 

 在经过几天的自怨自怜,把自己关在房里的亚瑟突然意识到,以现在的模样根本不怕被人认出,自己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行走在阳光下,凭现在的实力,基本不会遇到太大的危险,自己完全可以在大陆上到处走走看看,领略从未见识过的绮丽风光。

 

 没有家族重任的束缚,也不需要躲避强者的搜查,天大地大,任由纵横,在那一刻,他深切感受到自由的美好。

 

 不过当时太多兴奋的亚瑟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无论在哪里,美女总是会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尤其是这样清纯和妩媚完美交织的小少女,足以让许多人像见了蜜糖的蚂蚁般趋之若鹜。

 

 这段时间来,虽说没出什麽大事,可是却是麻烦不断,除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追求者外,就是不少或诱骗或强抢的恶霸、纨絝、大叔……当然,那些人最后都只能在雷电的刺激下躺在地上不停抽搐。#p#分页标题#e#

 

 “可恶!”一想到这些人眼中的欲望,亚瑟就全身起疙瘩,恼怒地啐了身,握紧小拳头在虚空晃了晃。

 

 这幅可爱的模样顿时让几个过路的人两眼放亮,一个年轻人甚至忘了看路,差点撞到树上。

 

 亚瑟连忙讪讪地收回手,脸上浮现羞恼的绯红,这是另一个让他头疼的问题,也许是灵魂受到幼年梦魇的影响,他的性格越来越情绪化和幼稚化,简单的说就是变的孩子气了。

 

 虽然这种改变很符合现在的样子,可是却让他很难堪,毕竟他的内在还是个成年男性。

 

 “呯”

 

 “啊~”“哎呀!”

 

 垂着头匆匆赶路的亚瑟没有注意到前方,冷不防撞上一具温暖却富有弹性的物体。梦魇少女的身体尽管十分强悍,却非常轻盈了,所以结果被撞的没什麽事,没有准备的他却被反弹了出去,跌坐到地上。

 

 “走路不看前面可不行哦,小妹妹,你没事吧?”一个柔媚婉转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亚瑟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撞上的是个人,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

 

 看年纪不到三十,娇媚的容颜,修长的身段,一袭水蓝色的长袍遮不住她婀娜的曲线。

 

 她的气质极为优雅,一举一动都仿佛带着某种迷人的韵律。最让亚瑟吃惊的是那双比常人长了一半,顶端略尖的耳朵。

 

 她是个半精灵!

 

 “呀,真是位漂亮的小妹妹。”女子看清了亚瑟的长相,轻呼出声,语气中透出惊讶和欢喜。

 

 她伸手把他拉了起来,轻轻拍去衣服上的灰尘。

 

 “你还好吧?摔疼了没?”

 

 “啊、哦,我没事。”回过神来的亚瑟连忙回答,从女子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让他的心脏跳快了几分。

 

 “没事就好,以后走路要小心啊。姐姐叫丽贝儿,你呢?”她的声音非常温柔还带着浓浓的怜爱。

 

 “亚、我叫依丝琳。”亚瑟被她过於亲切的态度弄的有些迷糊,差点把原名说了出来。

 

 “依丝琳吗?真是好听的名字。依丝琳妹妹,你的长辈呢?”

 

 “我就一个人。”

 

 “什麽!你家里人怎麽放心让你一个人在外面?”丽贝儿的声音顿时高了几度,还带着几分怒气。

 

 “家里没别人了。”亚瑟吓了一跳。只好继续撒谎。

 

 “啊!这样吗?对不起啊,姐姐不知道。”丽贝儿眼中的怜爱之色愈加浓厚了。

 

 “没关系,我一个人没问题的。”虽然能感觉不到对方的恶意,不过亚瑟还是警惕着,她的态度似乎过於和善了。

 

 “咦?好强大的魔法波动!难怪刚才感到一股能量波动,没想到依丝琳那麽厉害啊。”她惊叹。

 

 亚瑟露出得意的笑容,又马上醒悟过来,自己又不是真的小孩子,至於被夸一下就高兴成这样吗?

 

 “不过即使依丝琳你是个强大的法师也不能一个人到处乱跑啊,你知道像你这麽美丽可爱的小女孩会引来多少坏人吗?就算他们打不过你,却可以在暗地里使诡计,下药,欺骗,陷阱,你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怎麽知道人心的险恶。不行!我可不放心让妹妹你独自一人。”

 

 亚瑟错愕的看着她的气势越来越高,不知怎麽的心里有些发虚。

 

 “依丝琳妹妹!”

 

 “是、是的。”下意识的应了一声,随即懊恼的皱起眉,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在气势上被一个女人压倒,真没面子。

 

 “真可爱,你有什麽事要去做吗?”

 

 看到小家伙生动的表情,丽贝儿不由的笑了。

 

 亚瑟摇摇头,自己只是想到处走走看看。

 

 “那麽,加入姐姐的冒险队怎麽样?”

 

 听到她这麽说,亚瑟才注意到丽贝儿长袍的胸口处有一枚小小的冒险队徽记,淡绿的底面上绘着一朵铁瓣花。

 

 铁瓣花是一种奇特的植物,三年发芽,五年生根,十年抽枝,百年开花,花开千日,虽死不谢,所以又被称为永不凋零之花。#p#分页标题#e#

 

 而用铁瓣花作为徽记的只有一个冒险队。

 

 “花誓!你是花之誓约冒险小队的!”亚瑟惊叫到。

 

 “呵呵,依丝琳妹妹也知道啊,没错,而且姐姐就是花之誓约的队长哦。”丽贝儿骄傲的说。

 

 花之誓约是个非常有名的团队,在冒险小队的排行榜上一直名列前茅,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它的特殊性——所有成员都是女性。

 

 一个全部由实力强大的美女组成的队伍,在男性看来代表着神秘和香艳,足以引发无数旖旎的遐思了。

 

 亚瑟之前也对她们充满了好奇和渴望,没想到现在竟然能得到队长的邀请。这让他感叹之余反而思索了起来。

 

 虽然丽贝儿的态度有些奇怪,不过表现出来的关爱应该不是假的,自己现在的样子要独自旅行确实有许多不便,光是年龄就太小了,更别提容貌的麻烦了,如果加入花之誓约就没这些问题了,而且无法否认,这支名震遐迩的冒险小队对他有很大的吸引力。

 

 “怎麽样?依丝琳妹妹,姐姐的队里可没有那些丑陋的男性,全是女孩子,而且你那麽可爱,姐妹们一定会喜欢你的。”丽贝儿继续劝说着。

 

 “好吧,我加入。”

 

 “真的?太好了!”丽贝儿欣喜的一把将他搂进怀里,亚瑟的脸陷在那对高耸丰盈的软肉中,鼻尖萦绕着撩人的体香,尽管心头火热,可惜已经失去了作案的工具。

 

 “依丝琳,来,叫我一声听听。”丽贝儿放开他,兴奋的要求着。

 

 “丽贝儿。”

 

 “是丽贝儿姐姐!”她不满的纠正到。

 

 “丽贝儿。”要称呼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女人为姐姐,这实在让他无法做到。

 

 “好啦,乖~叫声姐姐好不好。”

 

 亚瑟本想拒绝,却看见她眼中那近乎乞求的期盼,不由的心一软,心中长叹一声:算了,自己都这个样子了,也不用在乎一个称呼了。

 

 “……丽贝儿姐姐。”

 

 “嗯,好妹妹。”美丽的眼眸中浮起一层水雾,丽贝儿望着他的眼神让亚瑟很不自在,赶紧找个问题打破这里奇异的气氛。

 

 “丽贝儿姐姐就一个人吗?队里其他的姐姐呢?”

 

 “其他姐妹都在执行委托,我来这是有事去拍卖场。”她擦了擦眼角,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

 

 “是要买什麽吗?”

 

 “不是,上次无意中发现了块晶体,放到拍卖场,结果拍卖行也鉴定不出来是什麽东西,后来听说已经被买走了,我就想来问问到底是什麽。”

 

 “问到了吗?”亚瑟也升起几分好奇,居然还有见多识广的拍卖行都辨认不出的东西。

 

 丽贝儿遗憾的摇摇头,说:“没有,买家也不知道是什麽,只是看着挺漂亮就买走了。”

 

 “真可惜。”

 

 “小脑袋别想那麽多啦。对了,妹妹,你有住的地方吗?”她轻轻拍了拍小女孩的头。

 

 “本来想去住旅馆的。”

 

 “那怎麽行!来,跟姐姐回家。”

 

 “你的家在这里吗?”

 

 “呵呵,花之誓约在几个国家的主要城市都购置了产业作为姐妹们共同的家,当然今后也是妹妹你的家了,对了,晚上还有一个入队仪式呢。”

 

 “是什麽仪式啊?”

 

 “秘~密~呵呵”

 

 丽贝儿所说的家是一幢三层的独立小楼,整理的很乾净,布置的也相当雅致,屋里随处可见女孩子喜欢的小摆设,充满了一种家的温馨。

 

 在美美的享用了一顿丽贝儿亲手炮制的丰盛晚餐后,亚瑟被她带到了一件卧室内。

 

 卧室很大,家俱却很少,除了一张柔软的大床外,就只有角落的一个魔法音乐箱,这是一种利用留音水晶来放送音乐的娱乐工具。

 

 丽贝儿让他倚靠在床上,然后就离开了房间,只留下神秘的微笑。

 

 亚瑟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能无聊的等待着。#p#分页标题#e#

 

 忽然音乐箱里传出悦耳的琴声,丝丝缕缕,带着一种飘渺如梦幻的韵律,丽贝儿踩着节拍翩翩走了进来,精心妆点后的她更显的明媚无双,长裙拖地,莲步轻移,皓腕间缠绕着几根翠绿的藤蔓,上面缀满了紫色的小花,行动间带起阵阵香氛,宛如从梦境中走来的妖精,随着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宽阔的百合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美姿容。只是一个开场便已让人心醉不已。

 

 丽贝儿款款舞动的身体软如云絮,双臂柔若无骨,玉足步步生莲;如花间飞舞的蝴蝶,如潺潺的流水,如深山中的明月,如林间的晨曦,如荷叶尖的清露。

 

 欺霜赛雪的粉臂时而舒展如优雅的天鹅,时而收拢似含苞的花蕾;窈窕的身影摇曳时好似风中弱花,婉转处又如灵蛇无骨,云舒云卷,花开花落。

 

 亚瑟如痴如醉的看着她曼妙的舞姿,几乎忘却了呼吸。他渐渐忘了其他的一切,只剩下眼前美绝人寰的舞蹈。

 

 琴声渐急,她的身姿亦舞动的越来越快,以右足为轴,轻舒长袖,娇躯随之旋转起来,如玉的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一双如烟的水眸欲语还休,流光飞舞,整个人犹如隔雾之花,朦胧飘渺,闪动着美丽的色彩,却又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亚瑟完全被征服了,目光一瞬不瞬地注视着那抹灵动的倩影,无法有片刻的转移。眼神变的迷迷蒙蒙,身体随着旋律轻轻摇晃着,他的情绪,思想乃至意志,都被带入了丽贝儿的节奏中,被她左右,随她而舞。

 

 旋舞中丽贝儿衣袖舞动,腕间的花藤如灵蛇般在空中划出道道绿痕,散落的花瓣飘飘荡荡的凌空而下,飘摇曳曳,一瓣瓣,牵着一缕缕的幽香……那香味悄然弥漫了整个房间,把床上的少女带入一个恍惚的梦境,一切似乎都变的虚幻,唯有那绚丽的舞姿愈加鲜明,将所有的心神都吸引了过去,融为一体。

 

 丽贝儿忽的收了水袖,露出洁白如玉的纤手,柔若无骨的划动着,柔软的腰肢更如风摆柳,慵弱的身子似醉似睡,犹如堕入了梦中一般……亚瑟似乎也被她的动作所影响,清丽的小脸上渐渐现出茫然困倦的神色,一双莹澈的红眸也变的呆滞无神。

 

 长翘浓密的睫毛如小扇子般刷着,却丝毫阻止不了眼皮向下坠落的趋势,心神仿佛随着丽贝儿越来越舒缓的动作陷落,一点一点的被抚平,直到再也没有任何的意识波动为止。

 

 当丽贝儿的舞姿随着最后一个音符静止时,唯一的观众顿时像被抽去骨头似软倒在床上,双目紧闭,陷入了最深沉的昏睡。

 

 丽贝儿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脸颊上还带着运动后的动人红晕。

 

 她轻轻走到床边,静静地注视着床上的小人儿,目光很轻很柔,似乎穿越了时光在看某种回忆,又带着一股欢喜之意,一种仿佛失而复得的喜悦。

 

 她轻轻拍拍昏睡的少女,没有反应。

 

 她又用力摇了摇,可对方似乎被困在梦的迷宫中,无知无觉。

 

 “依丝琳,依丝琳妹妹,听到的话回答我。”她呼唤道。

 

 “……听到……”声音很微弱,不带丝毫的感情,不过许是因为那娇软音色的缘故,迟缓的回应听起来并不觉得呆板。

 

 “依丝琳妹妹,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很轻松,很舒服?”

 

 “……是……”呓语般的声音再次从女孩的唇间吐出。

 

 “那你想不想继续这麽轻松舒服?”

 

 “……想……”

 

 “那你就要乖乖回答姐姐的问题,不能有任何隐瞒。”

 

 “……是……”

 

 “你的真名是什麽?”

 

 “……依丝琳……”

 

 “你多大啦?”

 

 “……十四……”

 

 “你加入花之誓约的真正目的是什麽?”

 

 “……游历……冒险……”

 

 听到这个回答,丽贝儿松了口气,虽然她对女孩有极大的好感,可是为了姐妹们的安全,也不能让心怀叵测的人进入团队。#p#分页标题#e#

 

 现在终於能放心了。

 

 “依丝琳,你要认真听我接下来的话,把它们牢牢记在心里,知道吗?”

 

 “……是……”

 

 “你是花之誓约的一员,花之誓约就是你的家。”

 

 “……我是花之誓约的一员……花之誓约就是我的家……”

 

 “你是我的妹妹,我是你的姐姐,我是你最亲的人。”

 

 “……我是你的妹妹……你是我的姐姐……你是我最亲的人……”

 

 “你绝对信任我,不会对我欺骗隐瞒。”

 

 “……我绝对信任你……不会对你欺骗隐瞒……”

 

 “队里其他成员也是你的姐妹。”

 

 “……队里其他成员也是我的姐妹……”

 

 “你会信任她们,永不背叛。”

 

 “……我信任她们……永不背叛……”

 

 “你不会对任何男性动心。”

 

 “……我不会对任何男性动心……”

 

 “当听到我说乖巧娃娃时,你会再次进入现在的状态。”

 

 “……听到你说乖巧娃娃……再次进入现在的状态……”

 

 “嗯,真乖。”丽贝儿满意地亲亲了女孩的额头。

 

 现在就差最后一步,仪式就可以完成了。

 

 她的双手微扬,花藤再次飘舞起来,向着床上喷出一股股惑人的芳香。

 

 而丽贝儿则凝神静气,将精神力发散出去,探向昏睡的少女。

 

 之前的一番准备仅仅是让依丝琳记住那些话,只有在她意识里留下精神烙印才能将这些指令永远镌刻在灵魂中,成为她自己的思想。

 

 精神力外放是件很危险的事,稍有差错就会遭到反噬,不过物件是个毫无自主思维的女孩,倒也无需担心。

 

 然而就在丽贝儿的精神力接触到依丝琳时,原本沉睡的少女猛的睁开眼,一双明眸灿若星辰,不可逼视。

 

 丽贝儿就觉得依丝琳眼中光芒大胜,目光似两把利剑,轻易破开层层心防,插入她的识海,脑中顿时就像被重物撞上一般,一片空白,什麽也不能想。

 

 接着,一股浩大的精神力量纠缠着外放的意念逆流而上,直冲她的灵魂,瞬间粉碎了一切反抗,丽蓓嘉的世界被黑暗笼罩了,连同自身的存在意识都化为虚无,整个身心彻底的沦为被支配的道具。

 

 亚瑟坐起身,暗自庆幸,没想到丽贝儿竟然是位舞姬。

 

 这是个相当稀有的职业,是艺术家和法师的混合,除了能释放祝福魔法外,还能够以独特的优美舞蹈大幅提高队友的能力,也能给敌人施加多重负面效果。

 

 刚开始他确实被丽贝儿的舞蹈和花香所迷,那花藤不知道是什麽物种,竟然连超阶魔兽的体质都无法抵御,好在梦魇虽然没有独角兽操纵植物的能力,但对植物毒素却有相当强的抗性。

 

 当丽贝儿摇他的时候他已经清醒了,不过为了弄清她的意图,还是装作被控制的样子,直到她放出了精神力,才突然反击,凭藉梦魇强大的精神力一举制服了对方。

 

 此刻,被控制了心神的丽贝儿正安静地垂手站立在床边,赛雪欺霜的玉容美丽不可方物,弯弯的秀眉下一对美目升起阵阵朦胧如水如雾的霞彩,那迷离空洞的眼神反而增加了羸弱可怜的气质,珠唇红润亮泽,瑶鼻娇喘细细,颈下盈盈俏丽的纤美身段宛若天成,恰到好处,丝毫都不可增减。白似霜雪的欣长玉颈尤似精雕细琢,划成一道优美的弧线,与她的冰肌玉骨浑然一体。

 

 轻柔舞衣遮掩下的玉体山峦起伏,美不胜收,玲珑浮突得恰到好处,极为高耸的酥胸的两个娇翘乳峰将衣料鼓鼓的顶起,双峰之间形成一道高高的山梁,深深的乳沟,看得亚瑟心中蠢蠢欲动,欲焰滋生,可是看着自己胸前隆起的同样优美的弧度,他长叹了口气,只得先去解开心中的谜团。#p#分页标题#e#

 

 “为什麽要这麽做?”亚瑟直接问道,他知道丽贝儿现在全无意识,无法做出任何隐瞒。

 

 接到指令的美丽俘虏轻启红唇,用优美却空洞的语调说明了一切。

 

 丽贝儿身上的精灵血统来自于她的母亲,这位爱上人类的异族为自己的丈夫先后生下两个可爱的女儿后便因病去世,丽贝儿的父亲也因思念亡妻,没过几年也撒手人寰,只留下丽贝儿和妹妹相依为命。

 

 别看丽贝儿年轻,其实她已经六十多岁了,不过按照半精灵数百年的生命来算,她其实也就刚成年不久。

 

 三十年多前,丽蓓嘉凭藉自身的天赋和努力成为一名稀有的舞姬,她带着妹妹加入了冒险小队。

 

 和队友们一起探险,狩猎魔兽,完成任务,日子过得很充实、快乐,而且她还有了个好姐妹,是队里的一个刺客,两个女孩子非常谈的来,整天凑在一起说说笑笑。

 

 直到那一天,妹妹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一块高阶魔兽的晶核,结果悲剧开始了。

 

 还没等她开口,原本和气的队友纷纷变脸,逼着她把晶核交出来。

 

 她被围在中间,周围是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丑陋面孔,丽贝儿唯一感到一丝欣慰的是人群里没有好友的身影。

 

 然而当她回头寻找对方,看到的却是一把捅进妹妹幼小身躯的匕首,握着匕首的正是她的好朋友,而那颗晶核正握在刺客另一只手中,上面还带着妹妹的血!

 

 丽蓓嘉当场呆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一切。不过其他人却马上反应过来,就想上去抢夺,不过刺客拿出的东西却让他们停在原地不敢靠近。

 

 这是因为刺客手中有一张烈焰爆破的高阶卷轴,一旦启动立刻爆炸,千米之内绝无幸存的可能。所以这群怕死的冒险者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离去,就连回过神来想和对方拼命的丽蓓嘉也被他们制住。

 

 这之后,她便离开了冒险队,好友的背叛,妹妹的死成了她心中永远的伤痕。在浑浑噩噩过了一年后,丽贝儿才渐渐从悲伤中走了出来。

 

 之后的十几年里,她陆陆续续加入过不少团队,可是哪里都免不了勾心斗角,贪婪和背叛总是在眼前不断的上演,而她出众的美貌也经常引来男性的窥测,在经历了数次险遭玷污的危机后,心灰意冷的她不再加入任何冒险队,做起了独行侠。

 

 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得到了一个神秘的兽宠,那是一株异空间的魔植。

 

 当丽贝儿发现它的香气有控制人思想的作用后,一个念头产生了,那就是自己组建一个可以互相信任,不会背叛的冒险队。

 

 这就是花之誓约。

 

 出於对男性丑恶嘴脸的厌恶,她在招收队员时只限于合得来的女性,然后利用魔花的力量使所有成员相互信任,亲如姐妹,即使面对再大的利益诱惑也不会背叛,即使身临再大的困境也能同心协力的拼搏。

 

 渐渐的,花之誓约的名声越来越大,除了纯女性团队这一特殊之处外,她们那种可以相互托付生命的羁绊也是无数人所敬佩和向往的。

 

 然而,在丽贝儿内心最深处,那道血淋淋的伤痕一直没有痊癒,即使有众多好姐妹陪伴,她还是无数次在午夜梦回时哭醒。

 

 两人的相遇只是巧合,更巧的是亚瑟现在的样子和她的妹妹极为相似,顿时引发了丽贝儿心中沉积了几十年的思念和愧疚,这就是她表现的反常的原因。

 

 听完她的讲述,亚瑟也不由感慨万分,尽管这位美丽的女子正毫无防备的站在面前,任君采撷,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却没有任何欲念,只有深深的怜惜和同情。

 

 他思考了片刻,开口说道:“丽贝儿,听到我的话吗?”

 

 “……听到……”

 

 “好,等会我说丽贝儿姐姐时你就会醒来,你会忘记刚才的事,只记得成功对我进行了入团仪式,今后你也不会试图再次控制我,听到吗?”

 

 “……是……”

 

 “你会把对妹妹的感情转移到我的身上,同时心里的悲伤会随之慢慢消除,记住了吗?”

 

 “……是……”#p#分页标题#e#

 

 “当我说迷失之舞时你会再次回到现在的状态。”

 

 “……是……”

 

 “丽贝儿姐姐,你怎麽了?”

 

 “啊?啊,没事。”丽贝儿眨了眨眼,疑惑的摇摇头,自己怎麽走神了?

 

 “对不起啊,刚才看舞蹈不知怎麽就睡着了。”

 

 “呵呵,没关系,那个舞本身就有安神的作用。”丽贝儿笑着说,真正的原因是什麽她当然清楚。

 

 “那入队仪式怎麽样了?”

 

 “那个啊,已经完成了,在花的见证下,你已经是花之誓约的一员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对了依丝琳,答应姐姐一个小小的要求吧。”

 

 “是什麽?”

 

 “今晚和姐姐一起睡。”

 

 “这……”

 

 “不行吗?姐姐只是想陪着妹妹,真的不行吗?”丽贝儿露出失望的神情。

 

 “……好吧。”看着她期盼渴望的明眸,亚瑟不知怎地就开口答应了。

 

 “太好了!”丽贝儿兴奋的一把抱住他,看到她这幅欣喜若狂的样子,亚瑟的心情也跟着舒畅起来。

 

 算了,反正自己要恢复原样还遥遥无期,现在这样子有心无力的也不用想其他的了,索性就当个妹妹吧,至少能让这个美丽的女孩饱受创伤的心灵得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