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天王和五朵金花

 八大天王和五朵金花

 作者:烈烈风中
  


 王茈慧老二“七彩仙子” 高茹菲老三“白玉凤凰” 梁玉雪老四“腊冬寒梅” 李紫焱老五“金丝雀”  汪荃铧八大天王天王 晁誉    二王 汪正风三王 铁枫    四王 冷奉平五王 仇天恨   六王 高翰林七王 罗一鸣   八王 成天峰【明朝年间,政治黑暗,高官设置东、西两厂残害忠良;地方官府欺压百姓,民不聊生。官逼民反,各地纷纷有人起义,与官府对抗,称明朝官兵为明狗。江浙一带,便有一路义军声势浩大,兵强马壮。其首领就是八大天王和五朵金花。】(一)石临山庄石临庄园是整个石临城最大的庄园。而石临城一带正是义军的势力范围。

 

 这一日,庄主梅若枫邀请义军首脑前来府中赴宴,商讨筹备军粮事宜。四王冷奉平和“白玉凤凰”梁玉雪上府做客。梅钬枫随即设宴款待冷奉平和梁玉雪。

 

 梁玉雪穿着一身雪白色的软铠甲,浑身洁白如雪,恍如白云仙子下凡,腰佩宝剑、英姿飒爽,令梅钬枫赞不绝口,只叹如此绝色、人间少有。

 

 由于梅钬枫和冷奉平酒兴大发,便在大厅里拼酒。梅钬枫便让梁玉雪到花园去走走。于是,梁玉雪留下贴身的四位女兵陪侍冷奉平,便一人来到花园,这里果然美景怡人,令人流连忘返。

 

 当她信步走到后院时,情形忽然突变,四周居然有十多名蒙面人埋伏袭击她,而且全部是好手。但梁玉雪丝毫不慌乱。就在前几天,她在翠花岗独自击杀了三十多个明狗好手,一时间,“白玉凤凰”的响亮名号传遍了大江南北,令明狗纷纷闻风丧胆。

 

 面对着今天这十几个蒙面人,梁玉雪挥剑挑、刺、斩、劈,一套剑法舞得出神入化,不一会儿,就已经击毙了七名好手。但她无心恋战,一心挂念着在大厅喝酒的四哥冷奉平的安危。便卖了一个破绽,抽身而退,施展轻工,向大厅奔去。

 

 刚跑到前院,忽然有人抛过来两颗血肉模糊的人头,梁玉雪定睛一看,险些晕厥过去,正是刚才还和自己说笑的梅钬枫和冷奉平!梁玉雪大怒,杀气陡生,直奔大厅,寻找仇人。

 

 梁玉雪进了大厅,没遇到埋伏,却只看见一地的死尸。有自己和四哥的手下,还有二十多个黑衣人。显然,这里刚经过一场激烈的厮杀。她找到四哥那无头的尸身,禁不住失声痛苦。

 

 忽然,传来一声呻吟声。她定睛一看,发现是自己的一名女兵夏莲在动弹。

 

 她急忙扑上去,搂住夏莲,急切地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夏莲的眼睛慢慢地睁开,吃力地小声说道:“有人……出卖了……我们……,叛徒……是……是……“声音微弱的几乎听不着了。

 

 梁玉雪大急,弯下身,想去附耳听清夏莲的话语,忽然夏莲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忽然双拳用力击中了梁玉雪的胸口,而此时她旁的几具死尸,突然之间复活了,纷纷从地上弹起,扑向了梁玉雪。

 

 梁玉雪突然遭到偷袭,胸口顿时一阵剧痛,浑身瘫软,又是吃惊又是愤怒,不由自主的一声惊叫,“啊……是你……唔……”叫声还未完全出口,就被背后有人用破布团儿塞住了嘴,紧接着她就被一群人七手八脚地摁倒在地,一根闪着金色光芒的绳索从背后搭在她白玉般的脖子上,顺着肩膀往下,分别在两个胳膊上饶了几圈,将双手反拧在背后紧紧捆住,双脚双膝也被绳子捆紧。

 

 梁玉雪趴在地上,头被死死地摁着,直到手脚被五花大绑捆得丝毫不能动弹了才被人从地上拽起来。梁玉雪生平第一次被人如此紧紧地捆住手脚,她不由自主地奋力扭动着身躯挣扎着,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呼喊声,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兴奋。

 

 泛着淡黄光的金丝索和她一身雪白如玉的白玉铠甲相映衬,犹如雪地里狂舞着一群金蛇,说不出的诡异迷人。

 

 旁边的人带着邪恶的笑容看着她拼命挣扎的样子,似乎浑身的热血都要沸腾起来。

 

 “这小妮子被捆起来的样子真他妈的迷死人……”

 

 “能与这小丫头睡上一觉,绝对他妈的消魂……”

 

 “人见人怕的白玉凤凰,居然被捆成了大肉粽子,看她还能耍什么威风,哈哈……”

 

 “据说,这小娘子在翠花岗一个人杀了三十多个好手,这不,还是被我们生擒活捉了……”

 

 “据说,这金丝索任你武功再高,也无法用力崩断,用来捆五朵金花是再合适不过啦……”

 

 “八大天王每颗人头值一万两白银,而活捉五朵金花,每个人值黄金五千两啊……”

 

 这时,厅外走来了一群人。夏莲得意地笑着,向其中领头的一人道了一声:“主人,奴婢已经活捉了白玉凤凰。”

 

 那人一笑,挥了挥手,“下去吧,回头有重赏。”此人正是义军多年来的死对头——铁正罡。

 

 他看着眼前浑身被缚的女俘虏,笑着从袖中掏出一个奇异的小金属球,带着一根精钢锁链,小球上还留有许多小圆孔。梁玉雪惊讶地看着这个奇怪的小球,不知道铁正罡将怎样对付她。

 

 “这是我们最近从扶桑引进的玩艺,专门对付你这种性子烈的女人,就像给烈马带口嚼子一样。哈哈,你是第一个……”

 

 梁玉雪顿时感到一阵羞耻,嘴里“呜~呜~”地骂个不停。

 

 “哈哈,别着急,慢慢来吗~~”铁正罡捏住梁玉雪的下巴,将她嘴里的破布团抽出来,然后用力的把金属小球塞进她的嘴里,抓住小球两端的精钢链往脖子后面拉紧并扣上锁环,梁玉雪的口水马上就从塞嘴球上的小洞流了出来。

 

 众人顿时哄堂大笑起来。

 

 “这小妮子真他妈的够浪啊~~”

 

 “刚才还是冰雪一般的圣女,这么快就是淫浪放荡的骚货啦,哈哈~~”

 

 “明天我也给我那娘们寻一个小球带着玩玩~~”

 

 梁玉雪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浑身拼命地唔唔叫着挣扎着,很不能一头撞死在柱子上。可却被金丝索捆得丝毫动弹不得。

 

 “押下去,明日押送她出石临城。”……经过一片树林时,车队停了下来,似乎有人在埋锅造饭。

 

 忽然,远方传来一阵马蹄声。不久,听到夏莲“咦~”了一声,竟和来人搭上了话。

 

 车外随即传来一阵交谈声,梁玉雪仔细一听,听出居然是六哥高翰林和四妹“腊冬寒梅”李紫焱到了,不由得心头一阵狂喜。她拼命挣扎起来,双脚则激烈地磕碰着车厢,希望借助这震动发出声响来引起注意。

 

 果然,李紫焱问道:“夏莲,这车里是谁啊?”

 

 夏莲答道,“哦,那是梁小姐抓到的一个叛徒,让我带回山庄交由庄主处置的。”

 

 “哦?让我看看。”高翰林下了马,准备查看一下。

 

 梁玉雪心花怒放,以为自己得救了。

 

 忽然车外传来一声怒喝,“好你个夏莲,居然勾结明狗偷袭我……”高翰林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吼,梁玉雪不由得心头一沉。

 

 “紫焱,明狗人数太多,你先撤回山庄……”随即,外面传来一阵阵刀剑声和喊杀声。梁玉雪的心不由得揪紧了。

 

 “啊——”一声男子的惨叫回响在树林上空。“六哥!”一女子清脆的叫声顿时撕裂了梁玉雪的心:六哥遇害了!六哥武功这么好,可是还是遇害了。

 

 梁玉雪忽然心头一紧,四妹呢,明狗要活捉四妹!想到这,她几乎要窒息过去。于是,她心里一直暗暗祷告,四妹快走,四妹快脱身。可车外喊杀声依然不停。

 

 “明狗,你们不得好死—”李紫焱似乎杀红了眼,疯狂地叫着,砍杀着……忽然,听得“扑通~~”一声,紧接着传来一声娇叱“哎哟~~无耻明狗,竟然暗算~~”。

 

 随即车外传来一片欢呼声,“她被绊马索绊倒了!”“快把她捆起来——”

 

 “一定要把她捆结实——”顿时,梁玉雪只觉得天旋地转,晕了过去……过了好大一会儿,梁玉雪悠悠醒来。果然,车厢里又多了一个女俘虏——“腊冬寒梅”李紫焱。

 

 只见李紫焱一身粉红色的软铠甲,浑身上下被数道黄色绳索非常有技巧地捆绑着。她的手脚都被坚韧的丝索牢固地捆住。双肘被紧密地缠在一起,紧靠在身后,与捆住胸部的数圈绳子缠绕着,将双肘牢牢地固定在背后。双腕也被反绑在身后,打了一连串很花哨的死结,令手腕根本无法挣脱,且只能越动越紧,然后手腕上的绑绳与捆住腹部和髋部的数股绳子缠绕在一起,将手腕紧缚在臀部之上,无法动弹!

 

 此外,李紫玫的大腿根部、大腿靠膝处、小腿靠膝处、以及脚踝处全被金色的绳索紧紧地捆在了一起!最后更要命的是,一道绳索将她紧缚在一起的脚踝向背后使劲拉起,与缚住手腕的绳子牢牢地绑在一起,使她看起来活像一只弯曲的大龙虾!

 

 梁玉雪知道,这就是捆绑手通常最得意的捆法——“四马倒攒蹄”。而通常被这样捆着的人,是根本无法动弹、挣扎反抗的。

 

 当然,最为羞耻的是,李紫焱嘴里也带着那个奇异的金属球,而且她的口水也在不断地顺着小孔往嘴外流。

 

 李紫焱当然也看到了梁玉雪被捆缚的样子,立刻明白了自己也是被如法炮制的。一丝羞色瞬间掠过她的脸庞,但随即被紧张和害怕的神情代替了——她们已成为明狗的俘虏,他们究竟怎样对待她们?

 

 此时的她们,除了不断的扭动被绑成粽子一样的身子,一面唔唔地闷叫以外,也实在做不了什么。

 

 一天深夜,忽然有人偷袭车队。混乱之中,二女被人救出,驾车驶往云雀山庄。#p#分页标题#e#

 

 八大天王和五朵金花(2)

 

 潘朵拉(二)云雀山庄云雀山庄,大院内,停着一辆马车,院里站着数十名庄里的好手。大家都听说“白玉凤凰”梁玉雪和“腊冬寒梅”李紫焱死里逃生,逃到了云雀山庄,但具体情况没人清楚。

 

 五朵金花不仅人漂亮,武功也享誉江湖,大家都想一睹芳容。

 

 可是,云雀庄主汪正风(二王)和罗一鸣(七王)进到车厢里半个时辰了,却还不见人出来。莫非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不成?

 

 终于,汪正风和罗一鸣钻出车外,两人面面相觑,只是不住地摇头。院内群豪顿时议论声四起,纷纷发问。

 

 汪正风惨然一笑:“明狗对二位妹子动了一番手脚,我们费了半天劲也没有办法解脱。”说着,他吩咐两位仆人把梁玉雪和李紫焱分别抱出车外。

 

 院内群豪立刻一片哗然。只见二女一身亮丽的软铠甲上,密密麻麻捆缚着数道泛着淡黄色光芒的金丝索,使得她们象两头待人宰割的母猪一样,被四马攒蹄反绑着结结实实,令二女空有一身惊人的武功却丝毫动弹不得。

 

 此外,二女的嘴里都还塞着亮晶晶的金属小球,象烈马带着嚼子一样,使得她们无法说话,而她们的口水却顺着小球上的小孔不断地流出。这一切说不出的诡异迷人,从未见过如此场面的群雄,顿时惊讶地纷纷地议论开来。

 

 “白玉凤凰”梁玉雪和“腊冬寒梅”李紫焱好歹也是身经百战、久经风浪的女首领,没想到今日却如此屈辱地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二人心中顿时涌出了一股生不如死的感觉。

 

 二女均觉得以后,她们再也没有脸面去领率众人同明狗作战了,倒不如被明狗一刀杀了痛快呢!

 

 正在这时,二女发现五妹“金丝雀”汪荃铧一身淡黄色软铠甲,佩带宝剑,英姿飒爽地从厅内走到了院内,二人顿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而不让五妹看见她们屈辱不堪的样子。

 

 但太迟了,“金丝雀”汪荃铧已看见了她们,立刻被惊呆了。愣了好大一会儿,汪荃铧缓过神来,立刻抽出宝剑去斩二人身上的绳索,可绳索丝毫未损。她又想去掉二人的塞嘴的小球,可怎么也去不掉那精钢链子。

 

 汪荃铧立刻指挥两名侍女抱着二女,跟她走进后院。随后二女被汪荃铧送进了一间极为隐蔽的密室里。

 

 “三姐、四姐,别担心,这秘洞只有我跟我哥知道”。

 

 密室在地下仓库的夹层里。出了仓库,汪荃铧立刻挥剑把两名侍女给悄然斩杀了。

 

 梁玉雪和李紫焱被反捆在地上,就这样在密室里静静地呆着。

 

 忽然,外面传来说话声。一个人低声笑道:“原来白玉凤凰被捆起来那么迷人啊,老子浑身的血都快热爆了~”。

 

 另一人笑道“腊冬寒梅也很不错啊,真他×的想跟她干一次~~。”

 

 “他妈的,明狗真会对付女人,战场上威风凛凛、英姿飒爽的两个女首领,让他们一调教,真他妈的迷死人~~。”

 

 “哎,你说,我们的汪大小姐如果也被那样捆起来,是不是也很勾魂啊,据说,活捉五朵金花,每个人值黄金五千两啊,哈哈~~。”

 

 “他×的,赵五,你不要命了,我们哪有那个本事?赶快拿了酒坛上去吧,让人听到了就没命了~~”

 

 “白玉凤凰”梁玉雪和“腊冬寒梅”李紫焱互相对看了一眼,眼中均是说不出的羞愧与愤慨。二人又试着拼命扭动身躯挣扎着,但一切都是白费力气,随之而来的彻骨疼痛迫使二人立刻放弃了这无用的举动。

 

 大厅里,群雄正在喝酒,商讨破敌大策。

 

 “二王”汪正风忽然问巡管史玉田,“你看到周三、赵五、马六了吗?”

 

 史玉田“哦,回禀庄主,他们带着一帮弟兄去西门巡查去了。”

 

 “哦,大家喝~”“喝~”“喝~”

 

 “七王”罗一鸣忽然向“金丝雀”汪荃铧举杯道:“荃铧,你也喝一杯吧?”

 

 汪荃铧嫣然一笑,“七哥,女儿家不喝酒的~~”……史玉田忽然说道:“今日朝廷杀害了四王、六王,又险些活捉了白玉凤凰、腊冬寒梅两姐妹,……不如我们归顺朝廷,以免灭庄之祸……”

 

 此言一出,满屋皆惊。

 

 汪正风面色一沉,还未发话,汪荃铧已经高声呵斥道:“史巡管,你什么时候居然变成明狗的爪牙了?难道想出卖山庄不成?”

 

 史玉田一笑:“我也是为了汪大小姐着想啊,与其象你三姐、四姐那样作阶下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倒不如嫁给我作夫人,风流快活吧,哈哈~~”……汪正风大喝一声:“来人——”半天,黑漆漆的厅外没有一丝动静。

 

 史玉田一声冷笑,“给庄主来人——”

 

 忽然,从门外轱辘进来五、六颗血淋淋的脑袋,为首的正是周三和马六!

 

 汪正风哼了一声,“赵五呢?看来投靠你了?”

 

 门外立刻有人作答,“这些人不听从史巡管号令,于是被小人赵五所杀!”

 

 汪荃铧紧接了一句:“哼!果然是小人一个!你们这帮叛徒,看来是不要命了?”

 

 门外的人却答道:“谁没命还不一定呢。”

 

 汪正风捂着胸口又闷哼了一声:“看来,酒里的毒也是你下的了?”

 

 话没说完,酒席上群豪已经纷纷倒下,酒杯瓷碗摔了一地……汪荃铧惊呼:“哥,你也中毒了?”

 

 史玉田大笑,一挥手,“上,全部拿下,反抗者杀!”

 

 顿时,门外涌进数十个兵丁,为首的正是赵五。他指挥叛军扑向众人,绑的绑,杀的杀。

 

 汪荃铧一声怒叱,拔出宝剑,率领手下的女兵奋力杀入重围。

 

 顿时,大厅里一片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到处是一片惨叫声。

 

 “金丝雀”汪荃铧在人群中杀得兴起,手舞利剑连劈13人,叛军见了她纷纷后退,不敢攻上前去。

 

 忽然间,汪荃铧看见了赵五,急步上前,一剑刺去,赵五大骇,急忙拉过一名手下挡在胸前,不料这一剑又快又狠,竟穿胸而过,又刺入了他的胸膛。赵五大叫一声,两人当场毙命。

 

 叛军见汪荃铧如此神勇,无不为之骇然,再也不敢攻上前来。

 

 正在这时,忽然厅外又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正是生擒活捉梁玉雪和李紫玫的铁正罡。

 

 汪正风怒斥道:“史玉田,卑鄙小人,你果然与明狗勾结!”

 

 史玉田嘿嘿冷笑:“是你不识时务,居然与朝廷做对!”

 

 铁正罡冷冷说道:“史老弟,你的手下怎么全是一群废物啊?”然后对左右的高手说道,“上,擒贼先擒王。”

 

 身旁立刻涌出数位高手,几名围攻汪荃铧,另几名直扑汪正风。汪正风身边的女兵无力抵抗一流高手的攻击,纷纷被击倒。

 

 忽然汪正风大喝一声,拼命击毙两名高手,但随即喷出一大口鲜血,立刻被三名高手制住。这边汪荃铧以一敌三,还是奋力砍伤了二人。

 

 铁正罡忽然喝道:“住手!汪荃铧,你兄长已落入我们手中。想让他活命的话,立刻放弃抵抗。”

 

 汪荃铧看了看兄长,又环顾了一下大厅,发现只剩下自己孑然一人在反抗,而叛军加上明狗却把自己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不由得长叹一声,丢下了手中的利剑。

 

 史玉田喝道,“来人呀,把汪大小姐绑起来,押到我房里去。”

 

 铁正罡笑道:“希望史老弟好好享用,秀色可餐啊,哈哈~~”

 

 顿时上来几个叛军,用绳索在汪荃铧绕脖胸前交叉、吊脖走肩、缠左右臂各三道、手腕扣紧,给她来了个典型的五花大绑式,当然嘴里也塞进了一团破布。

 

 汪荃铧眼里迸发出一团怒火,恨不得把这个叛徒劈成十块,但挣扎了两下,还是被叛军手下推推搡搡押出了大厅。……史玉田乐呵呵地走进自己的房里,看着被五花大绑的汪荃铧,得意地笑道:“荃铧啊,荃铧,你可知道,十多年来,我对你朝思暮想,时时刻刻想与你同床共眠啊。哈哈,老天有眼,终于让我等到了这一天~~”

 

 他随手抽出了汪荃铧嘴里的布团,“来,让我好好亲亲你~~我想死你了~~”

 

 汪荃铧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她忽然问道:“你认为这绳索能捆得住我吗?”

 

 突然,她身上的绳索一段段断裂开来,她闪电般地伸出右手,掐住史玉田的脖子,“你这个卑鄙小人,我二哥和七哥被押在什么地方?”

 

 史玉田大骇,一时间喘不气来,费力地说道:“他……他们……跟……明军……在……一起……”

 

 汪荃铧左手从战靴中抽出一把匕首,一下割断了史玉田的喉咙。

 

 她悄然来到密室。只见“白玉凤凰”梁玉雪和“腊冬寒梅”李紫焱仍然被困在地上,动弹不得。

 

 一看见她们,汪荃铧就抱着她们失声痛哭,“云雀山庄被攻陷了,二哥和七哥落入明狗手里了。”

 

 梁玉雪和李紫焱听后,也不禁黯然落泪,“呜—呜—”低声啜泣着。

 

 忽然,门外传来一片喧哗声。汪荃铧心头一震:明狗应该早知道普通绳索捆不住我们姐妹的!我怎么逃跑得那么顺利?而这个密室应该只有我和我哥知道!

 

 刹那间,外面涌进来一大堆火把,仓库变得一片白昼般明亮。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哈哈哈,三朵金花,你们还往哪里跑?~~”

 

 来人果然是铁正罡。他冷漠地看着眼前走投无路、困兽犹斗的汪荃铧,从袖中掏出一根淡黄色的绳索,扔到地上,说道:“金丝雀汪荃铧,还不立刻束手就擒?”#p#分页标题#e#

 

 汪荃铧看着那根淡黄色的绳索,身子微微一震。紧接着,铁正罡又从袖中掏出一个奇异的小金属球,汪荃铧神色大变,扭头看了看被缚在地的梁玉雪和李紫焱,脸上流露出一股羞愧、愤怒、恐惧的表情,娇声叱道:“你想把我捆成她们那样,痴心妄想!我死也不会让你捆的~~”

 

 铁正罡一声冷笑:“白天,你居然一人力劈十五敌。论真功夫,我未必打得过你。可惜,你必须听我的……”说着,一挥手,后面忽然推出来两个浑身是血的人。

 

 “二哥、七哥!”二人浑身是伤,舌头居然都被割去。

 

 汪荃铧一看,气得浑身发抖,终于把剑丢到了地上,把手往身后一背,说了句:“绑吧~~但快把我二哥、七哥放了~~”

 

 顿时,冲过去几个人,把她也四马倒攒蹄,用金丝索捆了个结结实实。淡黄色的丝索与淡黄色的铠甲居然浑然一色,水乳交融,说不出的和谐,好象本身就是铠甲的一部分。

 

 铁正罡跨步上前,也给她系上了塞嘴球。

 

 汪荃铧想说话,但说不出话来,口水却顺着小孔流了出来。

 

 铁正罡见样哈哈大笑,“果然是绝色,果然够味!哈哈哈~~”

 

 忽然间,铁正罡一挥手,身后的两个人手起刀落,把二王和七王的头给砍了下来!地上的三女齐声惊呼,却只发出“呜~呜~”的呼喝声。

 

 愤怒的汪荃铧在地上剧烈地扭动起来,好象要挣脱捆绑,把这帮恶徒斩尽杀绝,可一切都是徒劳!剧烈的挣扎使得浑身上下的绳索捆得更紧,勒得更狠。尽管穿着一身软铠甲,但刻骨的疼痛还是深入骨髓。

 

 “哈哈哈!”手下有人拿过来四个盒子,给束缚在地的三女看了看,装着四位天王血淋淋的头颅。三女一看,先后悲恸得晕厥了过去。

 

 “如今,八大天王已死其四,五朵金花也被俘过半。大王交给我的任务快完成了!哈哈哈,四万两白银,三万两黄金,还有……”顿时整个房间,充满了铁正罡得意之极的狞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