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昼之恋

               一、网恋
  
  人们常说失恋会使人变得更加坚强,我想,能够悟出其中道义的人真是少之
又少。自认为很坚强的我,对于突然出现的感情变故,简直脆弱得像是个孩子,
一点还手的余力都没有,当时我的精神世界只能用连个字来形容——崩溃。

  四年的感情随风而逝,留在我眼前的是凌乱不堪的小屋,以及一大堆理不清
的思绪,那时的我简直就是失去了生活的方向,不知道该做什么!甚至连自己是
否还能继续活下去都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但是,人总是要长大的,有很多的事需要我独自去面对,虽然我一直不大相
信前人的格言,因为我一直把它们当作屁话,但我到最后还是相信,时间能冲淡
一切,希望吧!希望时间能让我忘记过去,能让我找回现实。

  一切都来得那么顺利,顺利得让人感到突然。我找到了工作,虽然很辛苦,
但至少让我短时间的忘掉了过去,可在忙碌的的工作之余,我又会感到一丝丝的
寂寞,不知道为什么!我需要一个人,需要一个明白我的人,需要一个能够抚平
我伤痕的人。也许真是得到了老天的亲脒,我认识了她,罗罗!

  第一次和她交谈是在网上,当时她也刚好失恋,两个失恋的人凑在一起很容
易就会产生共鸣。我通过网络看到了她,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挺挺的鼻子,
薄薄的嘴唇,在衬着那长长的头发,给我一种别样的感觉,曾经在梦里描绘过上
百次的梦中情人的形象,赫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很快,我们便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她给了我她的电话号码,于是我们便从
网上那种文字传输式的沟通,回到了原始声音沟通,每次给她打电话,我的话都
显得特别多。也不知道为什么,时间一久,我的心里慢慢出现了一种冲动,这种
冲动驱使我迫切的想见她一面。

  我不知道这种所谓的冲动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有时候挂了电话,一个人静静
躺在床上,脑子里面始终在想这种冲动的起因,也许是看了她的长相,再加上她
的声音吧!又或者是我骨子里那股疯狂的血正在作祟,

  这也难怪,四个月的单身生活,对于像我这种以前天天做爱的人来说,确实
是一个足以让人崩溃的事实,想着想着,我的肉棒便不自觉地挺了起来,慢慢用#p#分页标题#e#
手抚摸着它,闭上眼睛,脑子里面满是幻想,幻想着罗罗正把她丰满挺拔的乳房
朝我脸上压过来。

  我顺势叼着她一颗已经勃起的乳头,然后在我的思想驱使下,罗罗又略带羞
涩的张开了她的小嘴,抱我的肉棒整根吞了下去,好爽……那种感觉,就好像是
有好多小毛虫正不停的在我的鸡巴上蠕动!

  再后来,我又从后面把我那根粗长的鸡巴塞进罗罗的小穴,她的小穴真紧,
而且流出的淫水也十分多,每次插进抽出都会听到“唧咕唧咕”的声音,再伴着
她在我耳边传来的淫语浪言,和我小腹撞击她圆翘的屁股所特有的“啪啪”声,
我只感觉,我的鸡巴在我手里变得越来越硬,分泌出来的前列腺液把整个龟头都
密上了一层耀眼的光泽。

  “罗罗……罗罗……我爱你,我要干你……干你的屁股……你听到了吗?”

  终于,在我的一厢情愿下,我射了,伴着我丑恶的灵魂,射出了我肮脏的精
液……

  疲惫的看着地上的精液,忽然对自己的这种行为感到很恶心,“我只在网上
见过她,居然就这样……”怀着内疚的心情,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成都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前面还是骄阳高照,现在却是乌云密布,雷声已
经从天边敲到了耳边,瞬间,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的把地面浇了个透。看着远处
的闪电,忽然打起退堂鼓来,“真要去见她吗?去的话还真不知道说些什么,不
去的话简直就是放鸽子,那么大的雨……”

  心里矛盾重重,昨天和罗罗在网上约好了,请她去喝酒,说实话,我一直很
反对女孩喝酒抽烟,总觉得这样的女孩不是什么好鸟,但这次也不知道出于什么
想法,我居然答应请她喝酒,“今天晚上我们见面吧!请你喝酒。”

  “呵呵!我的酒量可是很好的。”

  “我也不赖……”……

  想着白天上班的时候放出的豪言壮语,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担忧起来!

  真是有点莫名的担忧,看着远处被水雾迷住的车站,我的脚好像是灌了铅似#p#分页标题#e#
的,一步也迈不动。

  和晓分手刚刚四个月,我不敢再去投入感情。思绪飞到了那个让我心痛的雨
夜,那天因为她喝了很多的酒,我发了很大的脾气!因为我不喜欢我的女朋友和
太多的酒,也许是一种潜意识的保护把!看着她醉眼朦胧的样子,我二话不说,
收拾行李离开了小屋。

  外面到时也下着雨,很大,站在屋檐下,雨水敲打着面前的水泥地,发出那
种近似于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耳边传来晓痛苦的叫喊声

  “不要走呀!我们好了三年了,你就这样走了!不要走!……”眼睛好像也
被雨水淋湿了!

  模糊不堪,当我正准备拿起行李毅然踏出屋檐的时候,后面传来晓的叫声,
我看着她跌跌撞撞的跑到我面前,眼泪已经把脸上的妆化得一塌糊涂,

  “求求你,不要走,求求你了……”说完,晓居然跪在了我面前,紧紧抱着
我的腿!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她紧紧抱在怀里,抱的是那么的紧!我
甚至可以感觉到雨点滴在我的脸颊上,慢慢滑去!感觉很热,也很冰凉……

  一阵轰鸣的雷声把我从回忆拉回现实,呵呵,好可笑的想法!最讨厌女孩喝
酒的我,现在居然要请一个素未谋面的网友去酒吧!?也许有些东西就是那么戏
剧,戏剧的有点让人感到可笑……

  拿着雨伞,迈出屋檐,慢慢的朝车站的方向走去,看来我还是不能免俗。她
是我要见的第三个网友,以前见的两个网友一个成为了我想好四年的女朋友,一
个也成了我的红颜,真不知这次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产生这种想法的同时,
我已走到了公交车的门口,忽然感觉心跳得厉害,可恶的疯狂之血又在作祟了!

  三步并作两步的上了公交车,这个时候到市区的人已经寥寥无几,相信很多
人者时候都是在家看电视或是吃着可口的饭菜,晃晃脑袋来到最后一排坐下,这
才发现,原来整辆车上除了两对情侣之外,就只有我和司机了,只可便宜了那两
对情侣,简直就是旁若无人,左边的那对情侣,男的正用他猥亵的双手揉搓着女
孩柔软的胸部,可以看得出,女孩的胸脯颇大!

  而且从表情也知道她现在很受用,坐在我前边的那对更是没把我放在眼里,#p#分页标题#e#
当着我的眼睛居然打啵!我似乎都能听到他们舌头互相交缠所发出的滑腻声,

  “口水真多。”我想!

  最让我感到恶心的是,那个男孩满脸的青春痘,再加上参差不齐的胡须,我
真怀疑女孩那白皙的脸会不会因为他这张尊荣让弄得以后面目全非?唉!世上有
太多的不公平,这也许就是现实吧!也不知道罗罗到底是什么样子,奶子大吗?

  嘴唇性感吗?下面潮湿吗?好像不能多想!因为我发觉自己的小弟弟真不知
不觉中勃起……

  车上的时间总是过得最慢,看看窗外,雨好像小了不少,外面也可以三三两
两的看到一些行人了!衬着夜色,感觉就像是一群孤魂野鬼,呵呵!

  有意思,如约地来到了学府影城,这里毕竟是比较繁华,人们好像心情都很
不错,时不时地可以从人堆中听到笑声,平时听到这笑声好像没什么感觉,但现
在我却觉得非常刺耳,因为这意味着在我身上没什么可笑的事情,孤独的人是可
耻的,多好的格言呀!

  四处张望,好像罗罗还没到,无奈之下只能给她打个电话,“在哪呢?不会
放我鸽子吧。”感觉我一说话,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个好像玩世不恭的人,没
办法!

  也许我就是这样的人,电话那头传来了略带羞涩的声音,“很快,马上就到
了,再等一下我,好吗?”

  “OK,但不要等太久了!”

  挂了电话,随手拿出一根烟,点上,烟雾在夜色和灯光的熏陶下显得那么缥
缈,这种感觉真好,记得曾经写过一篇随笔,叫做《喜欢黑夜》,是的,我喜欢
黑夜,喜欢黑夜中的烟,黑夜中的酒,黑夜中的空气,黑夜中的人。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先看看有什么电影可看,正当我转过身看时间表的时
候,忽然眼前一亮,就是她吧。

  一个长头发女孩,眼睛很大,长长的眼眨毛显得很有灵气,皮肤很是白皙,
上身穿这一件T恤,令他那对圆鼓的乳房画出美好的曲线,下身穿着一条浅色的
短裙,感觉有点像电视里面的网球选手,很是健康,裙下那对白皙的大腿耀的我
眼睛直发光,小巧的脚趾塌着一双时下流行的高跟凉拖朝我走来,不好,那疯狂#p#分页标题#e#
的血……

  “不好意思呀,来了多久了。”罗罗略带歉意地说。

  “没有了!也就那么一会,吃饭了吗?”

  “没有了,我晚上不吃饭的,减肥。”

  “你又不是很胖,不用减了,”其实我是想说,胖了好呀,我喜欢丰满的,
“那你吃了吗?”

  “还没呢,一起吃吧。”

  于是我们就进了一家面馆,就这屋里的灯光,我总算把她看了个清楚,和我
想的一样,她很美!也很纯……

  “你好像看起来好小,你真的有24了吗?”她开玩笑地说。

  “那要不要看看我的身份证呢,但是你好像看起来好老哦,你真的是22岁
吗?”我也略带玩笑地说。

  “呵呵…………”

  吃饭的过程,我们聊得很开心,出了饭馆,我们朝一家名为“新南威尔”的
酒吧走去……

  酒吧里的灯光很是昏暗,伴着那种刺耳的音乐声以及喝高的人嘴里所发出的
毫无目的的喊声,感觉整个空间充满了堕落的气氛,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觉得
这才是属于我的地方,看着对面坐的罗罗,我们开始攀谈起来。

  她的表面看起来好像很是单纯,但通过说话,我发觉我错了,她有她自己的
思想,这也难怪,面对四年的感情,忽然失去,对任何人都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而且,伤得越重,人也成熟得越快,而且也就越是现实……

  聊天的时候总是很快乐,但是我和他肯定都有各自的想法,我不知道她在想
什么,但面对她那灼人的眼光,以及她那时不时触碰我腿的大腿,还有那因酒精
的原因,而微微起伏的乳房!我那疯狂的血好像正在遍走全身……

  终于到了该散场的时候了,她走在我前头,看着她那微微翘起的屁股,我甚
至有股冲动,就在此时此地,掀起了她的裙子,把我的一腔热情全部挤入她的体
内。

  “需要我送你回家吗?”我旁敲侧击地问。#p#分页标题#e#

  “可以呀,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眨着眼睛对我笑着说。

  “当然,当然没问题。”说完,我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她好像是喝多了,慢慢的靠在了我的肩头,闻着她身上传来的阵阵清香,肩
膀上感受着她肌肤的弹性,以及低头便可以看见的提拔的乳房和那裸露在裙子外
的洁白的大腿,我知道,我已经变成了一头野兽,一直待宰的羔羊正慢慢向我走
来,只等待我的一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