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的岛战记

 萝的岛战记

作者:烈烈风中

要写到蒂德还需要一段时间啊伪。前情提要话说潘恩一行人因为卡拉的咒文而全数被擒,而此刻的卡拉正在考虑着要如何说服潘恩一行人为她效力其实卡拉的心里也很清楚,如果只是普通单纯的冒险者,或许只要像过去一样用财富或是名利就行的通了,但是眼前这个冲动的小伙子显然不是那麽容易就能够说动的「或许可以用那个……」陷入沉思的卡拉嘴中喃喃自语,彷佛已经有了主意……只见卡拉从袍子中拿出一颗粉红色的水晶,然后缓缓的走近潘恩「……之精灵王鲁希多啊!遵守你我之间所订立之盟约,为我盗取眼前这名男性的心灵吧」「……」埃特的意识目前虽然保持清醒,但是面对现在眼前的状况,他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显而易见的,如果卡拉知道埃特仍然保持清醒,她一定会对自己再施一次法术,而且这次他可没有把握能再抵抗一次对手那强大的咒文,因此埃特只好决定先保持沉默静观其变,但是在他的内心却也下了「如果这名叫做卡拉的性打算对潘恩作出什麽不利的行为的话,那自己也只好放手一博了」这样的一个决定此时只看到卡拉手中的水晶发出了澹澹的光芒,接着卡拉将水晶移至潘恩的面前,此刻的潘恩依旧没有任何知觉…… ,大约过了十几秒钟,水晶的光芒渐渐的转为黯澹,卡拉的脸上呈现出失望的表情「还是不行吗?看来还真不是个普通顽固的家伙,只好等到以后有时间再慢慢改变他的心意了」由于担任护卫的佣兵如今只剩下两名,如果能让潘恩一行人为自己效力的话,整个计画就不至于需要做太大的更动,但是照如今的情形看来,是非得回到卡诺去把自己的亲信带来了反正精灵之王已经寄宿到那个小子的体内,只要能回到安全的地方,自己就可以一步一步的掌握他的心智,让他成为自己得力的助手想到这一点,卡拉离开了囚禁潘恩一行人的房间,开始对剩下来的两个佣兵交代一些注意事项,并且留下了龙牙兵协助他们,然后便用瞬间移动魔法前往卡诺了,只是她所没有料想到的是—当她再度回到这里时,一切都将完全不如她所预期的二。 追 迹当雅娜。卡拉带着她的8名亲信再度回到她暂时歇脚的古老建筑物时,内部零乱的一切,龙牙兵的骸骨,佣兵的尸体,在在都让她了解发生了什麽事「看来还满有一手的啊,那个年轻人」卡拉的脸上流露出一种见猎心喜的神情「我真是越来越想把你弄到手了」「你们把这里清理乾净,不要留下任何痕迹,我亲自去追回那些劫走公主的冒险者」「知道了!卡拉阁下!」在交代完自己的下属任务之后,卡拉开始缓缓的念起咒文,配合者激烈的肢体动作,只见卡拉的身体正一点一点的膨胀,并且越来越显得巨大,不一会而功夫,她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大鸟,那正是沙漠之民传说中的神之使者—-落可鸟在那些下属还没来及反应过来之前,卡拉双翅一振,已经飞上苍穹的高空了既然他们是连夜逃走,而且又带着菲安娜公主,那麽移动的速动绝不可能太快,而且必定是朝着能够立刻获得援助的方向移动卡拉一边思考着,一边向地上搜寻着,照自己所推想的路线,她决定早一步赶到他们之前进行拦截,于是她鼓动自己的双翅,加快了速度,让自己的航线改变为一个小半圆弧形,好确定自己可以赶在潘恩一行人的前面事实证明,卡拉的预想是正确的,因为现在出现在她前方的,正是潘恩一行人卡拉在距离潘恩一行人不远的前方降落,并且解除了施展在自己身上的咒语她轻盈的走向他们,就像是在看好戏般的微微笑着「虽然我很想说声好久不见了,不过我们似乎只经过一阵子没见面罢了」卡拉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嘲弄的味道相对于卡拉好整以暇的态度,潘恩则是面色凝重,手上的长剑彷佛在宣示他扞卫自己主人的决心 ,史列因也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法杖,一付随时待发的样子,看到这样的情况,卡拉悄悄的念起了咒文「鲁希多啊!遵循你我的盟约,让我进入你的宿体的心灵之中吧」就在卡拉悄悄的完成咒语的同时,潘恩的内心忽然泛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忽然间潘恩感到一切事物变得离他好远好远,周遭的景色开始模煳了起来,史列因,埃特,蒂德莉特他们也彷佛是一瞬间消失了一样,四周忽然一片寂静,接着潘恩感到一阵晕眩,天地开始旋转,他觉得自己好像也开始旋转,一股彷佛要失去意识一般唯和感缠绕着他,他试图闭上眼睛来摆脱这股感觉,但是这似乎于事无补,不知道经过多少时间,这股感觉终于开始慢慢的减弱了,而当这一切结束之后,他缓缓的睁开双眼……他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空间之中,而眼前正站着一名陌生的女性三。 诱惑由于这一切的变化来得太突然,潘恩不禁摇了摇自己的头, 试图让自己能清醒一点,并且摆脱咒文所造成的令人不快的晕眩感,在完成这一连串的动作之后,潘恩开始仔细的观察眼前这位女性眼前的这名女性有着一头及肩的乌黑卷发,白皙的脸庞衬托出她鲜红的双唇,冷冽眼神令人感受到一股妖艳的魅力,那是一种带着邪恶的美感,当视线向下移动,映入眼帘的,是一副宛如宫廷的艺术家所凋塑出来的完美的身材,对方的身上只披着一件黑色的薄纱,玲珑有致的身材在黑纱的笼罩之下随时呼之欲出「你是什麽人?」潘恩大声的询问对方「啊啦!我们才刚见过面不是吗?还真是个容易忘事的年轻人啊」神秘的女子轻轻的笑着,一边开始朝潘恩移动过来,两个人原本就相距不远,在交谈结束的同时,神秘的女子已经来到潘恩的眼前「不要跟我开玩笑!这里是什麽地方?你又到底是什麽人……啊!」在潘恩发出近乎是怒吼的质询时,他忽然发现自己现在是全身一丝不挂的站立着,不由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这里是你的精神世界,没什麽好紧张的」神秘的女子一边说着,一边在潘恩的身前跪了下来「至于我是谁,那也没那麽重要,只能说在这里的我才是真正的我,之前都只能借助宿主来展现我的相貌,但是在精神世界里,我才能以真实之姿出现」说着说着,她的双手已经很灵巧的在潘恩的分身上面抚弄了起来「住手!你想要干嘛?快点住手……」潘恩此时很难得的露出慌乱表情,看来眼前这位神秘女子的举动,对他而言似乎比面对千军万马同时杀来或是与食人鬼一对一的对峙还要令他来得不知所措「喔~~通常这句话应该是由女方来说的吧」无视潘恩此时的反应,神秘的女子一边好整以暇的调侃潘恩而一边也加强了她的攻势而另一方面,潘恩也是很快就有了反应,只见他的分身高高耸起,严然是一把尺寸惊人的凶器「呜……快点住手……不要这样……」尽管这位女性的技巧十分高明,但是潘恩好像在抗拒什麽似的,很努力的试图进行挣扎,但是下半身传来的快感却让他近乎感到崩溃,那名女子已经开始使用舌头舔拭他的分身了「我知道你在恐惧什麽……」神秘的女子将潘恩的分身放进自己的口中之后继续说到「嗯……呜……其实你对“女性”感到恐惧,没错吧……姆。嗯……呼哈」「由于你背负着很庞大的压力,嗯……嗯……所以你从来不敢让自己有丝毫的松懈,因此与女性交欢这件事,嗯……呜……对你来说是一种堕落的行为」「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呜…… 啊……」潘恩用力的摇头想要否定这一切,但是下半身所感受到的阵阵刺激,令他不得不咬紧牙关,拼命的忍受,但是回荡在脑海中的,除了那名女子高超的舌技所带来的快感之外,还有刚才她所说的那一番话他开始回想他的过去,他的童年,以及他的至今一路走过来的人生,自从父亲铁西欧斯当年被剥夺圣骑士资格,而且是因为犯下了不名誉的罪行而死的这个流言传开来以后,潘恩便一直很严厉的鞭策自己,除了加入弗雷姆佣的兵团磨练自己以外,他无时不刻希望自己总有一天能够有所作为,好洗刷父亲的污名,而这份自我的期许,其实不知不觉的将他的性格扭曲成一种对正义与光明极度向往的洁癖,在弗雷姆的那段日子里,他也曾经因为那种过度清高正直的人格而遭受同伴排挤,即使是到了现在,对于女性身体的一切,潘恩其实根本是一无所知的「真是个可怜的家伙,让我来解放你吧」退下了身上的黑纱,神秘的女子将自己姣好的身材在潘恩面前展露无遗四。乱心面对眼前这名神秘的女子突如而来的举动,潘恩着实的吓了一跳,说来十分的惭愧,对潘恩而言这是他第一次欣赏女性的裸体,而且是这样近距离的,对方就直接脱下衣服来供他欣赏,潘恩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但是眼光却无法从对方的身上离开,雪白的粉颈,高挺的双峰,茂密而发出的光泽得黑色丛林,一双匀称的美腿……,如果不是因为潘恩对女性的了解实在太少,一般正常的男性大概早已经克制不住,采取行动了吧,尽管如此,潘恩还是呈现了一个身为男性所会产生的基本且正常的反应,他那原本已经被挑逗过的阳具现在更显得益发的雄伟「呼呼呼……看吧!看吧!仔细的看着……」那名神秘的女子此时开始扭动自己的腰部,双手时而在自己的胸部搓揉,时而在自己的下体游走,口中发出愉悦而妖艳的喘息声,彷佛是一种舞蹈,又像是一种仪式,给人感觉充满了一种魔性的吸引力,那一连串的动作彷佛是在挑逗对方内心最深处的慾望,让你会有一种冲动,想要满足狂野,也是最原始的慾望看着神秘女子的舞蹈,潘恩的内心开始起了不可思议的变化,他强烈的的感到一种需求,他的思考慢慢变得单纯,变得空白,他现在所想的,只剩下对性爱的渴望与需求,他要侵犯眼前的这名女子,他必须展开行动潘恩慢慢的移动了他的身子,朝向他所要侵犯的对象开始移动,两个人的距离原本就不远,才几秒钟,两个人就只剩下一步的距离了,现在的潘恩瞳孔放大,目光涣散,喉中不断发出阵阵的喘息声,紧接着他用力的抓住了那名神秘的女子,将她压倒之后,开始粗暴的搓揉着她的胸部「呼……呼嘴巴上说不要,心理倒是很老实嘛!」神秘的女子此刻依旧不忘调侃潘恩然而潘恩此刻只是一味的揉着这名女子的胸部,他已经听不进任何言语了,彷佛此刻的他是一只只有单纯欲望的兽类「啊……好棒!再粗暴一点!……再用力一点……就是这样……对……啊……那里!…….」对于潘恩粗暴的行为,神秘的女子不但不反感,反而像是十分受用似的,尽情的享受着这近似暴力与虐待般的爱抚,但是她也很清楚,潘恩对如何取悦女性的身体其实根本是一鞘不通的,现在这样的行为不过是积藏在内心的慾望被爆发出来罢了,如果想要好好的享受一番,看来自己还得好好的引导他才行#p#分页标题#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