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女秘书

当秀玉委屈地流下眼泪的时候,我看火候差不多了。   走近她身边,抚摸着她的肩头,她疑惑地抬头看着我,我说:你看怎么办,人也跑了,如果公司追究的话,我只能起诉你,不过,没有等我说完,她说,老板,你看那我怎么办呢?我看着她的眼睛,手从她的肩头向她的胸前滑落,并停止在她的乳房上。   她喃喃自语:老板,你!没有等她说完,我走回到我的办公桌前,拿起电话:小蕾,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打完电话,我看着秀玉,此时,她走近我,低声说:老板,别叫小蕾了,我随你,你要喜欢,我就,说着低下了头,我用手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问:你说什么?她说:你知道的,边说,边拿起我的手,放到了她的乳房上。   秀玉是我们公司用了三年的会计,去年她结婚不久,她老公就去美国了,她一直没有机会得到签证,所以一直留在我们企业。   这次是一笔应收款项被拖延收纳了的主要原因是她分心,没有及时按照公司的流程跟进,所以,让对方抓住了机会溜走了,一笔十几万的款项,不是小数,不过看着娇小,委屈的秀玉,其实,我内心想就算了,但是,看着她可爱的身体,想着那年结婚在她们家喝酒的情形,就无法忍耐,冲动的鸡巴要实现上次没有实现的行动。   我伸出手顺势用力在她前胸揉着,感觉到弹性,另一只手,也开始对另外一个乳房进行抚摸和揉弄,她站着,两只手轻轻地搭在我揉弄她乳房的两只手上。   此时,门开了,小蕾走了进来,小蕾是我的秘书,她看到眼前的情景,冲我微微一笑,轻声说,老板,要我做什么?秀玉一愣,急忙将我抚摸她乳房的手推了下来,我说,小蕾,你过来,小蕾走到我的身边,我用手将她搂进怀里,她柔顺地依偎着我,我边爱抚着她的前胸边对着她的耳朵悄声说,你去把秀玉的上衣脱了,小蕾冲我一笑,对秀玉说:你还不好意思呀,又不是处女,男人如果想要你,怎么着你都是他的,她边说边自己将上衣脱了下来,露出我最喜欢的那种黑色的乳罩,透明的可以看到整个乳房的轮廓和乳头的状态,她把衣服放到我的大班台上,开始解秀玉的衬衣扣子,秀玉没有反抗,任凭小蕾将所有的扣子解开,并顺从地配合她的动作将衬衣脱下,此时,我走进她俩,我抚摸着秀玉的双肩,在抚摸中,轻轻将乳罩的细细的带子向两侧推开,我感到秀玉身体在微微抖动,从她背后的乳罩上没有看到扣子,我知道,这种乳罩的扣子在前面,当秀玉的衬衣被小蕾脱下的时候,我就发现,秀玉的乳罩是碎花底的,比较保守的那种,习惯了小蕾那种现代意识的乳罩,猛然看到这样象征纯洁的乳罩,我的心碰然一跳,到不想急于将乳罩解下来,我转到她的前面,看着秀玉,两只手反而开始抚摸小蕾的乳房,在透明的黑色的乳罩下,隔着纱质的胸围我的手感到小蕾乳头的挺起,我嘲笑地问小蕾,有反应了,小蕾哼哼着,女人哪里经得住你的挑逗,我看着秀玉说,你看秀玉,人家多纯洁,我边说,边伸手到秀玉的前胸,轻轻一挑将秀玉的乳罩扣子解开,两个饱满的乳房象被压抑了很久似得,将乳罩弹了开来,但是,由于肩带还在胳膊上,因此,乳罩挂着,隐约露出了双乳,我轻轻地用手指碰触她的乳头,秀玉轻轻地哎哟一声,我仍然看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手指感到她的乳头开始膨胀,手指肚碰触到乳头特别敏感,此时我开始用手掌从她乳房的下边微微向上托动她的乳房,像是掂量一下分量,我暗示小蕾配合去解她的裙子,此时秀玉的两只手同时按住我的那个托着她乳房的手,小蕾从容地解开了她的裙子,裙子自然下滑,露出了光洁的大腿,

#p#分页#e#以及包拢她三角地带的成套的内裤,与乳罩是一套,我微笑着,小蕾刚要脱秀玉的内裤,我将小蕾拉了过来,掀起小蕾的短裙,按照我的要求,小蕾在周五上班是不能穿内裤的,我一看,真是好孩子,还真没有穿,我将手伸到她的大腿根处,感到了潮湿,我说,小蕾,你的反应真快,小蕾知道该是给我服务的时候,她羞涩地一笑,用手按住我隆起的地方,说,你不是一样。   边说边解开了我的拉链,直接将内裤和外裤一起褪下,我已经坚硬的鸡巴弹了出来,我发现,秀玉一直在认真地看着我与小蕾之间的互动动作,此时,小蕾的小口慢慢地将我的龟头吞了下去,同时双手捧着我的阴囊,揉搓着,我伸手将秀玉拉了过来,重新抚摸她充满弹性的乳房,我发现她脸红红的,我的一只手徘徊在她的乳房上,另一只手沿着小腹慢慢向下,向下,遇到了内裤的松紧带,穿过松紧带与小腹之间,向下,没有遇到我想像中的阴毛,我的手停止在她闭紧的大腿处,我的手背感到她内裤的潮湿,我的鸡巴仍然享受着小蕾的小嘴,我看着秀玉的眼睛,她避开我的目光,在她内裤中我的手略停片刻,慢慢抽了出来,此时,她抬起眼睛,看着我,充满疑惑,有一些渴望,也有一些惊讶,此时,我的双手都离开了她的肉体,因为我已经无法忍受小蕾的工作,我的双手抚摸小蕾的头发,她用嘴热热地含着,她的手还是那么到位地揉搓我的阴囊,我冲秀玉一笑,然后,将小蕾的头拉了起来,同时,将她的短裙褪了下去。   小蕾原来就是少毛的,后来在我的要求下,她学会了修剪阴道口周围的杂毛,本来就少毛,经过修整后现在看上去非常的整齐,我将她拥到了大班台的边上,将她抱到上面,打开她的双腿,我看到了满是淫水的阴道口,我的腰向前一挺,鸡巴就钻进了她暖暖的,潮潮的,弹性的阴道,而且,一下子捅到底部,我感觉到她的颤抖,她呻吟着,叫着丁总,我慢慢抽出鸡巴,她闭上了眼睛,我回头看了一眼秀玉,发现她的双手搂着自己,两个乳房被压在胳膊下,脸非常红,乳罩已经掉到了地上,我向她伸出手,她犹豫了一下,向我靠了过来,我拿起她的手,将她的手放到了小蕾的乳房上,还包着透明的黑色胸围的乳房,秀玉似乎懂了一点,开始揉搓小蕾的乳房,小蕾没有睁开眼睛,不断地呻吟,我配合着秀玉的对她乳房的按摩,不断抽插着小蕾的阴道,突然,小蕾一颤,大声叫到,哎哟,并加紧了双腿,同时,她的两只手死死按住了秀玉不停抚摸着她乳房的双手,我知道她到了,也停止了抽插,享受着女孩子到达高潮时,阴道对鸡巴的张紧。   慢慢地她的双手松开了,她喘了一口气,全身放松了,瘫在我的大班台上,我记得两天前,她也是这样瘫着的,那天,我仔细欣赏她的高潮以后的阴道,不断地用手抚摸,最后在她的小嘴中喷射。   今天,虽然我也还是没有喷射呢,但是,我在犹豫是否应该插了这个秀玉。   我的鸡巴没有动,还在小蕾的阴道中,秀玉看着我,也是不敢动,但是,我感觉她的紧张,我对秀玉说,把小蕾的乳罩解了,秀玉一愣,马上动手开始解小蕾的乳罩,小蕾配合地抬起了身子,饱满的乳房逐渐裸露了出来,皮肤的光泽显现在眼前,在秀玉给小蕾解乳罩的时候,我用双手围绕着秀玉的乳房,用两个指头轻轻夹着她的乳头,她轻轻地啊了一声,用双手按住了我的双手,颤抖着,小蕾起身,准备给秀玉脱内裤,我急忙说,等一下,此时,两个女孩子都愣住了,都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将秀玉的双肩扭了一下,让她面对我,她背靠着大班台,小蕾坐在大班台边上,都看着我,我对小蕾说,先别,小蕾
#p#分页#e#说,你要亲自给她脱,我看着秀玉,秀玉疑惑着,我微笑地说,秀玉,要不你先回去吧,抱歉了。   秀玉刚要说话,小蕾趴到了秀玉的耳边,我也没有听到她说什么,秀玉的脸更红了,身体微微抖着,看着,声音很低地说了什么,我完全没有听见,我说,趁我还没有看见你的全身,你走吧,话音未落,秀玉说,我想呀。   这次我听见了,我抬起手,又放到她丰满的乳房上,说,你真的想,她将双腿向两边岔开,拿着我的手按到了中央的位置,我的手感到潮湿,明显地潮湿,小蕾的手也跟了过来,她说,哎呀,你的水比都我的多,老板,你不就喜欢发大水的嘛,我看秀玉比我要淫呢,我看着秀玉,说,你淫吗?她像是请求似地,说,你要我吧,我受不了了,她的手不自觉地握住了我的鸡巴,鸡巴上还有小蕾阴道中残留的淫水,我看着小蕾说,你跟她说什么了,小蕾一笑,不告诉你,我们女人的事情,我用手摸着秀玉的双唇,然后,开始吻她,没有想到,她火热的嘴唇迎接着我,我用舌头打开了大门,两个舌头搅在了一起,我的手搂着她,我感到小蕾的双手开始抚摸着秀玉的乳房,秀玉的喉咙中不断地发出呻吟的声音,我停止了接吻,看着她问,小蕾跟你说什么了。   她说:老板,求你了,要了我吧,我告诉你,她说,她说她都爽死了。   她似乎失去了控制,边说边自己将内裤褪了下去,并用一只手指伸向自己的阴道口,我看着她,她的手指开始抽动,同时,呻吟的声音越来越高,小蕾,小蕾,丁总,我看了一眼小蕾,小蕾看着我,说,你就别折磨她了,她真的比我骚,听了这话,我也无法忍耐,一把握住了她进进出出的手,慢慢拿起来,放到了我的肩膀上,同时,把她抱了起来,放到大班台上,分开她的大腿,我感到了鸡巴抵住了她湿润的阴道口,她闭着眼睛,期待着那个瞬间,我悄声地问,上次男人插你是哪天,她睁开了眼睛,看着我,我发现眼睛中流出了泪水,没有等她回答,我挺腰插了进去,真的没有想到,她小逼的张紧感那么强烈,像是曲径,不断受到摩擦,但最终到达顶端,她哎哟的一声,满足地又闭上了眼睛,我开始慢慢地抽插,小蕾揉弄着她的乳房,我满意地抚摸着小蕾的乳房,小蕾看着我,将小嘴送了过来,我们吻着,秀玉躺着,我在插着她,在吻着小蕾的嘴,摸着她酥手的乳房,捏着坚挺的乳头,小蕾也加入了呻吟的声音,我无法忍受,将所有的精液喷射到了秀玉的阴道内,我感觉秀玉的阴道顿时加紧了,她的高潮也到了,她的头不停地摇摆,终于停了一下,舒缓地出了一口长气,我知道她被诱惑久了得到满足以后的高潮可能比小蕾还要享受,我们三个人都停了下来,我看着两个青春的美女,地毯上散落着的内裤和乳罩,四条光洁的大腿,两个干净的阴道小逼,两个人都看着我,我说,秀玉,她轻声地答应着,嗯,我说,上次是什么时候?她说。   老公去美国都一年了,也没有音信,不知道怎么了,我看着她,重新疼爱地将她抱到了我的腿上,温柔地揉着她的乳房,说,你真的太漂亮了,我忍不住了,不信你问小蕾,小蕾又趴到了秀玉的耳朵边说了什么,我也没有听清,说,小蕾你又说什么,她说,我告诉她上次你干我的时候,叫的是秀玉的名字,我看着秀玉,说,对不起,你太诱惑了,你看你的乳罩,你的内裤,都是那么纯朴的,小蕾说,你不是喜欢现代的吗,我说,你的性格当然应该配现代的,人家秀玉,就应该是传统的,保守的,小蕾说,我看她比我淫。   我说,她肯定比你淫,比你的水多,小蕾说,老板你不要秀玉的小嘴,她的小嘴也挺特别的,你
#p#分页#e#当秀玉委屈地流下眼泪的时候,我看火候差不多了。   走近她身边,抚摸着她的肩头,她疑惑地抬头看着我,我说:你看怎么办,人也跑了,如果公司追究的话,我只能起诉你,不过,没有等我说完,她说,老板,你看那我怎么办呢?我看着她的眼睛,手从她的肩头向她的胸前滑落,并停止在她的乳房上。   她喃喃自语:老板,你!没有等她说完,我走回到我的办公桌前,拿起电话:小蕾,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打完电话,我看着秀玉,此时,她走近我,低声说:老板,别叫小蕾了,我随你,你要喜欢,我就,说着低下了头,我用手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问:你说什么?她说:你知道的,边说,边拿起我的手,放到了她的乳房上。   秀玉是我们公司用了三年的会计,去年她结婚不久,她老公就去美国了,她一直没有机会得到签证,所以一直留在我们企业。   这次是一笔应收款项被拖延收纳了的主要原因是她分心,没有及时按照公司的流程跟进,所以,让对方抓住了机会溜走了,一笔十几万的款项,不是小数,不过看着娇小,委屈的秀玉,其实,我内心想就算了,但是,看着她可爱的身体,想着那年结婚在她们家喝酒的情形,就无法忍耐,冲动的鸡巴要实现上次没有实现的行动。   我伸出手顺势用力在她前胸揉着,感觉到弹性,另一只手,也开始对另外一个乳房进行抚摸和揉弄,她站着,两只手轻轻地搭在我揉弄她乳房的两只手上。   此时,门开了,小蕾走了进来,小蕾是我的秘书,她看到眼前的情景,冲我微微一笑,轻声说,老板,要我做什么?秀玉一愣,急忙将我抚摸她乳房的手推了下来,我说,小蕾,你过来,小蕾走到我的身边,我用手将她搂进怀里,她柔顺地依偎着我,我边爱抚着她的前胸边对着她的耳朵悄声说,你去把秀玉的上衣脱了,小蕾冲我一笑,对秀玉说:你还不好意思呀,又不是处女,男人如果想要你,怎么着你都是他的,她边说边自己将上衣脱了下来,露出我最喜欢的那种黑色的乳罩,透明的可以看到整个乳房的轮廓和乳头的状态,她把衣服放到我的大班台上,开始解秀玉的衬衣扣子,秀玉没有反抗,任凭小蕾将所有的扣子解开,并顺从地配合她的动作将衬衣脱下,此时,我走进她俩,我抚摸着秀玉的双肩,在抚摸中,轻轻将乳罩的细细的带子向两侧推开,我感到秀玉身体在微微抖动,从她背后的乳罩上没有看到扣子,我知道,这种乳罩的扣子在前面,当秀玉的衬衣被小蕾脱下的时候,我就发现,秀玉的乳罩是碎花底的,比较保守的那种,习惯了小蕾那种现代意识的乳罩,猛然看到这样象征纯洁的乳罩,我的心碰然一跳,到不想急于将乳罩解下来,我转到她的前面,看着秀玉,两只手反而开始抚摸小蕾的乳房,在透明的黑色的乳罩下,隔着纱质的胸围我的手感到小蕾乳头的挺起,我嘲笑地问小蕾,有反应了,小蕾哼哼着,女人哪里经得住你的挑逗,我看着秀玉说,你看秀玉,人家多纯洁,我边说,边伸手到秀玉的前胸,轻轻一挑将秀玉的乳罩扣子解开,两个饱满的乳房象被压抑了很久似得,将乳罩弹了开来,但是,由于肩带还在胳膊上,因此,乳罩挂着,隐约露出了双乳,我轻轻地用手指碰触她的乳头,秀玉轻轻地哎哟一声,我仍然看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手指感到她的乳头开始膨胀,手指肚碰触到乳头特别敏感,此时我开始用手掌从她乳房的下边微微向上托动她的乳房,像是掂量一下分量,我暗示小蕾配合去解她的裙子,此时秀玉的两只手同时按住我的那个托着她乳房的手,小蕾从容地解开了她的裙子,裙子自然下滑,露出了光洁的大腿, #p#分页#e#不尝尝,她不说我还没有意识到,一说,我想起来了,有一次小蕾用嘴含我时候,我的确是叫了秀玉的名字,我又想起来,刚才与秀玉接吻的时候,她的舌头好像特别厚,如果含着龟头感觉一定好,我看着秀玉的眼睛,她脸又红了,小声问我,老板,你现在要吗?说心里话,的确是想要,但是,我想不能现在,刚干完她们,接着干不会太爽,既然如愿以偿都到手了,不妨慢慢享受,于是,我说,现在不早了,咱们收拾一下,我们去吃饭,我问秀玉,你今天就别回家了,秀玉羞涩地点头,然后说,我给家里一个电话,让我妹妹不要等我吃饭了。   我心里格噔一下,她还有个妹妹,我没有动声色,结果小蕾接上了,秀玉,你妹妹多大了,秀玉说,刚大学毕业,21岁了,接着小蕾问,在哪里工作,秀玉说,现在找工作多难,她学又是绘画,哪里容易找工作呢?我打断了她们的对话,说,小蕾,你今天晚上不回去没有问题吧,小蕾说,只要老板高兴,怎么着我都行。   我一笑,好吧,你去把假日的总统套房订了,秀玉呀,叫你妹妹一起过来吧,她的工作不是问题,好吗?秀玉没有说话,我一想,也不能勉强,于是,解嘲地说,不愿意就算了吧,当我没有说,那么,你愿意我们一起去吗?她羞涩地点头。   我在耳边说,那笔款项的事情就算了,以后要警惕,随后,我又问她,那次结婚的事情还记得吗?她的脸再次红了。   那年秀玉结婚,大家都参加他们的婚礼,婚礼结束后就是酒席以及闹洞房,公司的同事已经将新郎灌倒了,大家将新郎拖到屋内的床上,纷纷要求秀玉给新郎更衣,秀玉腼腆害羞,于是我出面化解了她的为难,并张喽大家散了,我让司机将秀玉的父母送回家,我于是就暂时等我的司机回来,此时房间内只有昏醉的新郎,以及羞怯的新娘,就是秀玉,还有就是淫心骚动的我,我眼睛盯着新娘,从脸庞到前胸,她知道我在端详她,她的脸越来越红,此时,我借着一点的酒劲靠近了她,毫不犹豫将她抱了起来,她微微有一些抵抗,但由于弱小,扭动的身体被我牢牢地抱住,同时我的手爬上了她的前胸,顿时感到丰满,柔软,而且我能够感到她的乳头已经挺立了起来,此时她的嘴里含糊不清地哼哼,在婚纱外面揉弄已经不能满足了,我的手伸到了婚纱的里面,并直接贴着她柔嫩的皮肤直接钻进了乳罩内,我的十指触到了乳头,她嗯了一声,她的双手立刻压住了我在抚摸着她乳房的手,她看着我,羞怯地悄声昵喃,丁总,我,听着娇声我无法忍耐,手伸向她的大腿,并沿着大腿向上按住了大腿根,手指感到了湿润,透过真丝的内裤,我向内稍稍用力,她的身体顿时开始了扭动,两条腿紧紧加着我的手,突然,她扭动的身体停住了,她微微喘了一口气,轻声说:我怎么了?我的鸡巴已经硬的要找到一个洞口,眼前的秀玉羞涩的温柔的任我摆弄的样子,而且,在她的眼睛里几乎看到了性爱享受的瞬间,我悄声问:跟你老公做过吗?秀玉娇羞地微微点了一下头,得知已经不是处女,我的手更加大胆,中指从内裤边钻了进去,遇到了腻滑的淫水,秀玉配合着张开了大腿。   可恨的是,此时我的司机回来了。   这就是那次没有得手的往事。   美好的周末过去了,迎来了新的一周,我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10点多了,刚坐在大班台后面就想起了周五的艳事,想起终于得到了秀玉,对了,周末告诉她这个星期不许穿内裤,叫她过来看看。   于是,我叫了小蕾,让小蕾带秀玉过来。   五分钟后,小蕾与秀玉手牵着手走进了我的办公室,我说,小蕾,没你的事了,等一会再叫你,对了,有电话和 #p#分页#e#人找我,就说我不在。   小蕾微微一笑,将办公室的门带上了,我听见门锁卡达一声,我知道小蕾这个孩子是懂事的。   秀玉有一点紧张,我拿着她的手,仔细打量她今天的衣着,我问她,穿内裤了吗?她的脸刷地红了,头微微低下,我挑起她的下巴,说:周末玩的不舒服?她没有回答,轻微地点了一下头,此时我慢慢地撩起了她的长裙,秀玉的脸更加地红了,果然,她没有穿内裤,看着两个光亮的大腿,洁净的腿根,细小的毛毛若隐若现我感到鸡巴一跳,我觉得应该把她办了。   手伸到她的背后,将长裙拉锁拉了下来,长裙自然下落,光洁的大腿和干净的小逼露了出来,秀玉本能地用手捂住她美丽的小逼,我则趁此时,隔着乳罩揉弄她的乳房,她开始呻吟,我命令她,给我脱裤子,她无奈,只好用双手给我解皮带,我将手伸到她内衣里,开始抚摸那饱满的有弹性的乳房,不知为什么,我一下想到了小蕾,因为秀玉的手太笨了,不能顺利地解开我的裤子,终于她将我的裤子解开,她刚要起身,我又说,含着它,她抬头看着我,我看着她,她听话地用嘴含住了我鸡巴。   我用手扶着她的头,固定着,然后慢慢地开始进出她的小嘴,体会着那厚厚的舌头带来的快感。   她还不会口交,因此舌头总是抵抗着鸡巴的插入,也因此鸡巴头传来的快感更加明显,整个周末都没有玩她的小嘴,今天算是满足了我的心愿,体会着她的舌头,我发现她的速度越来越慢,我估计她是湿了,我捧着她的头向上,鸡巴逐渐离开她的樱桃小口,我扶她站直,将她的一条大腿抬了起来,慢慢放到凳子上,我的手开始玩弄她的小逼,我中指果然感到了湿滑,我看着她的眼睛,你想了,她害羞的脸更加红了,我看着这个23岁的姑娘,又想起了小蕾,此时,她的手不由自主地害怕地主动地握住了我的鸡巴,我可以感到她的颤抖,她稍稍用力一握,我顿时如同飞了起来,我抓住她的手,让她的手离开我的鸡巴,她哼哼着,渴望的眼神,我蹲下,她的一条腿放在凳子上,另外一条腿站着,我蹲下后正好看到她的小逼,我发现了流下来了长长的一丝淫水还没有断,而且,小逼似乎在抖动,抖动的时候,大阴唇微微开和着,蠕动着,像是在夹着什么东西,我知道这个姑娘实在是不行了,我起身凑到她的嘴唇旁,她以为我要吻她,翘起了小嘴唇,可爱的嘴唇,可是我没有吻她,我问她,想要什么?她委屈的声音,含糊着,插我吧,求你了,我不行了。   我继续逗她,在哪?老板,来吧,哪都行,边说,她边移动到了我大班台前,她微微抬起屁股,坐在了上面,两条大腿分开,诱惑着我已经粗硬的鸡巴。   我慢慢地插了进去,她呜咽着,满足的呻吟声从小嘴里传了出来,不由让我想起了三年前,也是这样玩小蕾的。   那时,小蕾才20岁,风华正茂,我记得那天是周五,她才到公司上班一周,当时还是秘书助理,那时我的秘书是一个男的,老张,跟了我多年,去年我把他调动到远东公司去了,也算是飞黄腾达了。   那个周五,小蕾委屈的样子,我走过她的办公室,发现老张已经走了,我就问,小蕾,你怎么了,那时,她是长发,她低声地说,老板,我发现不对,就走近她,才发现她的黑色的连衣裙好像是开口了,侧面。   她看见我看到了那个不小的口子,伸手捂住了,我说,怎么回事,她强忍着,低声说,张秘书他,我顿时就明白了,肯定是老张动了她,我才发现头发也有一些乱,似乎胸前的乳罩也走形了,她胆怯地看着,我慢慢仔细端详着她,我说,到我办公室来,随后我就回到了办公室,她跟在我后面,我坐到了大 #p#分页#e#班台后面,让她到了我跟前,我让她靠着大班台,我问到:老张怎么你了。   她开始摇头,我说,没有关系,你告诉我他怎么你了,她就是不说话,我看着这个样子实在是太诱人了,我抬起手,放到了她的胸前,她的身体一抖,但是,没有躲开,也没有后退,反而眼睛看着我,我开始用力揉弄一边的乳房,我感到乳罩不像是带好的样子,我问,张秘书动了?她两眼流出了泪水,我开始说,你太漂亮了,又这么诱人,你说我们男人能不动心吗?边说,我的另一只手也上了她的另一个乳房,她看着我,呜咽地:老板,刚才张秘书就这样,我害怕,他就开始脱我的裙子,我向后躲结果划了个口子,我刚想喊人,他的手又捂住了我的嘴,然后他说,你好好想想要工作还是答应我,我拼命地摇头,他一气就走了。   我内心一喜,幸好老张还没有下手,于是我说,他没有把裙子脱下来,她点点头,我还在抚摸着两个充满诱惑的乳房,我说,我可要脱你的裙子了,她颤抖地看着我,我说,你今年多大了,她悄声地说:20岁,我问:有过男朋友吗?她摇摇头,我托起她的美丽的下巴,凑到了她的嘴唇,开始吻她,她想躲,但是由于我的坚决,终于吻到了,她被迫打开了嘴唇,让我舌头进入了她湿滑的小嘴,我想我要操了这个小嘴。   我的手开始撕扯她的裙子,听到衣服撕裂开的声音,她的裙子落了下来,我看着她的身体,乳罩歪了,刚才我在揉的时候就逐渐地将她的乳头揉了出来,乳头是高耸的,我两只手去脱她的三角裤,她的手按住了我的手,我坚决地向下褪掉了三角裤,我看到了那干净的,微小的毛毛覆盖的阴道口,她微声地叹气,我看着她的脸,凝视着,我说:反正只要男人想要你,怎么着你都得给的,给其他的人,还不如给了我,她看着我,没有说话,我知道她没有选择,我命令道:把乳罩解了,她缓慢地解下了自己的乳罩。   我用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小蕾,别怕。   另一只手开始解自己的裤子,我放出了膨胀的鸡巴,小蕾害羞的脸通红,我说,小蕾,这就是男人想要你的家伙,也是女人可以让男人享受的地方,只要满足了这个粗硬的家伙,你要什么就有什么,说着,我拿起小蕾的手放到了上面,我说:好好抚摸,然后用手轻轻地握住。   我感到了她小手的温暖,此时,我开始将她身体上所有的衣物都清除了下来。   我抱起了她的身体,放到了大班台上,用手打开她的大腿,用手指探求着那个秘洞,我感到了潮湿,我知道小姑娘动情了,我知道应该慢慢地玩。   想着玩小蕾的事情,眼前玩的是秀玉,我发泄了痛快的精液。   秀玉春潮激荡的脸也慢慢洋溢出满足的神态。   我悄声说,秀玉宝贝,真舒服!秀玉娇声地撒娇:老板。   我猛然想起了她还有一个待业的学习绘画的妹妹,我盘算了起来。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