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淋淋的淫花

 
 
   “听说信也的美丽妈妈全部都答应了.我又高兴又感动。”
 
火车离开车站后,星野雅夫一面说一面抚摸美佐子的大腿在快车里,美佐子坐在车窗边.雅夫坐在路边的位置上。
 
   “我可以叫你美佐子吗?”
 
   “嗯......”
 
美佐子转过头看雅夫的脸。
 
   “我心里有一点不安,对这一次的旅行感到很难为情。”
 
   “从德国有信或电话吗?”
 
   “电话是没有的,但常常来信。”
 
   “我现在是和美丽的夫人,为性交出来旅行。”
 
   “这是你妈妈的主张。”
 
#p#分页#e#一方面儿子信也也和纱织同样去做性交的旅行。在相同的同一时间,二个少年和二个母亲分成二队,分别向东西出发。西边是去京都,东边去镰仓。
 
   “美佐子。你和信也的肛门性交,一天之内最多有几次。”
 
   “雅夫,不要太折磨我了。”
 
   “说呀。你不说,到京都的旅馆后,我就用皮鞭打你。”
 
听到皮鞭这句话,美佐子听了吓一跳。这个看起来很早熟的少年,很可能在他妈妈纱织的雪白屁股上用皮鞭抽打,美佐子有了这样的预感。
 
   “皮鞭......”
 
美佐子在嘴里重覆一次,那是含着一种甜美毒药的话。
 
   “五次。”
 
美佐子简单的说。像喝过酒的美佐子的脸,妖艳而美丽。
 
   “一天五次?真的吗?”
 
雅夫的声音很
#p#分页#e#大,美佐子红看脸点头。
 
   “是在屁股的洞里吗?”
 
美佐子又点头。
 
她在心里想,这个孩子到达京都以后一定会要求屁股。想到这里,美佐子就觉得肛门骚痒
 
   “弄五次......都舒服吗?”
 
雅夫看着美佐子的眼睛问。
 
美佐子的身上微微出汗。
 
   “屁股舒服了吗?”
 
   “雅夫,你想在心理上折磨我,好吧!你就折磨吧。”
 
   “有没有舒服?”
 
   “是,舒服的让我哭泣。
#p#分页#e#
 
 
   “听说信也的美丽妈妈全部都答应了.我又高兴又感动。”
 
火车离开车站后,星野雅夫一面说一面抚摸美佐子的大腿在快车里,美佐子坐在车窗边.雅夫坐在路边的位置上。
 
   “我可以叫你美佐子吗?”
 
   “嗯......”
 
美佐子转过头看雅夫的脸。
 
   “我心里有一点不安,对这一次的旅行感到很难为情。”
 
   “从德国有信或电话吗?”
 
   “电话是没有的,但常常来信。”
 
   “我现在是和美丽的夫人,为性交出来旅行。”
 
   “这是你妈妈的主张。”
 
#p#分页#e#没有其他的问题了吗?什么事我都会回答,既然这样出来旅行,就培养淫荡的气氛吧,魔鬼少年。”
 
   “我魔鬼少年吗?”
 
   “我看......很像......”
 
   “你的脸高雅又美丽,我要你说:插入阴户里。”
 
   “好热,你等一下。”
 
美佐子脱下灰色的上衣挂起来。雪白的衬衫,胸前高高隆起,像没有结婚的少女一样。
 
   “插入阴户吧。”
 
美佐子说过之后觉得下体火热,腔孔里开始湿润。
 
   “你说,吸吮我的乳房。”
 
   “吸允我的乳房。”
 
   “说,摸我的阴户。”
#p#分页#e#
 
   “摸我的阴户。”
 
美佐子用手帕擦拭额头上的汗。
 
   “我什么都肯说,魔鬼少年。”
 
   “说,挖弄我的屁眼。”
 
   “啊......”
 
   “快说。”
 
   “挖弄我的屁眼。”
 
美佐子在京都车站下车时.三角裤已经湿淋淋了。
 
春天的星期六周末,京都的各处名胜都来了很多观光客。太多的人群使美佐子感到疲倦,在河原街下计程车。
 
   “名胜已经看够了吧。”
#p#分页#e#
 
美佐子要求雅夫去旅馆。
 
美佐子来过很多次京郡,但雅夫还是第二次。他说还要去看平安神宫或动物园。
 
   “动物园?哈哈哈”
 
美佐子觉得可笑,也不知为什么笑的人也蹲下去了。
 
   “你一个人去吧,真是小孩子。”
 
   “我不去了,所以你不要笑。”
 
位于三条通的华旗旅馆,是这次旅行的计划者,也就是雅夫的母亲预约房间。到达旅馆登记后进入电梯,雅夫已经迫不及待的摸美佐子的屁股。
 
   “唔......”
 
美佐子的美丽脸孔向后仰。
 
   “你已经湿了......是在火车上的谈
#p#分页#e#话使你有性感了吧。”
 
   “这是你好朋友的妈妈的屁股,随便你玩弄吧。”
 
   “好屁股。应该早来旅馆的,可是还有很多时间,我将和美佐子住在这里。”
 
丰满的屁股经过他抚摸,美佐子的那里又开始湿润。
 
到达五楼的双人房,雅夫立刻把美佐子推到床边。雅夫把带来的手提包放在床上,从美佐子的肩上取下皮包放在床头柜上。
 
   “屁股、屁眼、阴户、阴核、小便、大便,这一类的话你要尽量说,信也的妈妈。”
 
   “看起来你比我的儿子成熟多了。在音乐来说这是变奏曲。”
 
美佐子一面说一面撩起裙子,好美丽的腿。慢慢脱下浅黄色的裤袜。
 
   “先看我的屁股吧,和儿子乱伦的屁股。”
 
   “说的好,够剌激。”
 
   “我很难为情,好像遇到你就变成不是普通
#p#分页#e#的女人了......看吧。”
 
美佐子挺起屁股。
 
   “看,这就是我的屁股。”
 
芙佐子一面看一面分开双腿。
 
   “看屁股的洞和阴户吧。”
 
在丰满雪白的双丘之间,露出二个肉洞,真是性感的景色。
 
   “阴户是湿淋淋的又骚痒,这里想要男人。已经几个月没有用过了。快把你的东西插入这里吧。真的,求求你。”
 
   “请求时要扭屁股。”
 
   “求求你......啊......求求你......”
 
美丽雪白的屁股开始画圈圈。
 
雅夫的阴茎已经勃起。用力抱住屁股,肉棒的头放在湿
#p#分页#e#淋淋的肉洞,腔口是软绵绵的。
 
   “你是要我急躁吗?我是准备背叛丈夫的女人,你还让我迫不及待吗?”
 
美佐子发出愤怒的声音。
 
可恨,让她急躁的高一少年太可恨了。
 
坚硬的肉棒头顶在肛门上。
 
   “唉呀了.”
 
美佐子的声音像哭泣。
 
   “那里等一等吧,以后会让你尽情的弄。”
 
龟头在肛门和阴户之间来回磨擦,真是可恨的技巧。
 
   “啊......啊......啊......”
 
淫液也带到肛门上,而且龟头还会在阴核上剌激。
#p#分页#e#
 
   “想要......想要了......啊......”
 
雅夫用力将巨大的肉棒用力刺入
 
   “啊,雅夫,慢一点......”
 
芙佐子闭上眼睛也停止呼吸,想品 充满的肉棒插入感。
 
   “啊,还是这个味道好......”
 
又长又硬的东西慢慢进入肉洞里。
 
   “要深一点!深一点......”
 
   “真柔软,美佐子的阴户柔软......啊......里面还在动......”
 
看起来雅夫快要爆炸的样子。
 
   “还不能射,多 一 我阴户里的滋味吧。”
#p#分页#e#
 
雅夫拚命的克制冲动,把肉棒完全插入到根部。
 
   “亲爱的......”
 
美佐子痛快的呻吟。
 
男人和女人正常的结合。虽然比信也的东西细一点,可是比他更硬的阴茎插入,感到强烈的结合感。
 
   “不要动,让我的可怜阴户好好 一 男人的味道吧。”
 
美佐子开始啜泣。雅夫陶醉的听着可爱的辍泣声,从背后深深插入,看着雪白美丽的屁股,听到哭声时,雅夫已经无法抗拒强烈的性感。
 
   “美佐子!”
 
雅夫开始勐烈抽插。
 
   “我不行了!”
 
雅夫好像呼吸困难的样子,咬紧牙关勐烈抽送。
#p#分页#e#
 
美佐子也配合凶勐的节奏扭动屁股,贪婪的享受肉棒的味道,流出大量蜜汁肉的活塞停止动作,开始喷射。
 
   “美......佐子......”
 
美佐子的屁股还夹着雅夫的肉棒像蛇一样扭动。
 
   “ 了.........”
 
这是美佐子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
 
镰仓下着小雨,是从横滨车站下车时就开始下雨。
 
从横滨车站就坐计程车一直到江之岛,进入预约好的旅馆。
 
纱织一方面不愿意在雨中逛名胜,况且在火车里一直做出不满表情的信也,用不耐烦的口吻说。
 
   “快去旅馆吧,欧巴桑。”
 
   “不要叫我欧巴桑,多没有气氛。信也,你在不高兴什么呢
#p#分页#e#?”
 
   “没有。快坐计程车去江之岛吧。”
 
纱织笑了,她当然不会考虑坐电车。
 
   “你好像后悔了,但后悔也来不及了。”
 
纱织在计程车里这漾说完以后,把嘴靠近信也的耳边小声说。
 
   “你的妈妈已经和雅夫一起去京都了。”
 
   “雨中的江之岛。”
 
信也皱起眉头喃喃说。
 
   “不是很罗曼蒂克吗?”
 
纱织配合信也的口吻回答。
 
走进雨中的江之岛海边的清静旅馆的三楼房间时,二个人立刻脱光衣服
#p#分页#e#开始性交。
 
信也第一次从这位优雅美丽的纱织的肉体, 到成熟女人的阴户。
 
纱织的裸体年轻与有弹性,皮肤是雪白的,乳房和屁股的形状都很美,可是在完成结合的部份有浓密而漆黑的阴毛。
 
可以说是黑色的丛草地带,丛草覆盖在阴唇上。
 
分不出有什么构造的密林中的肉缝,被信也的巨大内棒抽插时,很快就变成湿淋淋的样子,露出红色贝肉的情景。
 
用正常姿势插入。信也暂时停止抽插,仔细的看下体的景色。信也在心里想真是可怕的阴户,相对的想起,母亲没有多少阴毛,抒情化的阴户。
 
信也又开始抽插,射精后就从雪白的肚子上下来躺在床上。
 
   “原来女人的阴户就是这样的。”
 
   “信也,我们终于到达这个地步,是真正的性交了。”
 
纱织用甜美的声音说。
 
   “我前面的肉洞是比较大。去世的丈夫常常发牢骚说那里太大,也不喜欢阴毛太多
#p#分页#e#。”
 
   “和好友的妈妈性交......”
 
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然后又想起纱织刚才说的话。
 
   “不喜欢还没有离婚吗?”
 
信也说完就抬起头看赤裸裸的身体和黑茸茸的阴毛。
 
   “人生就是这样的,彼此都厌烦,但还是在一起生活。这样的丈夫死了五年。一这五年来我就没有过正常的性交。”
 
   “你的阴毛真可怕。”
 
   “你的眼光真冷酷。”
 
   “你的脸很美,像公主一样。”
 
   “你觉得我的那里很大吗?”
 
   “我也弄不清楚。”
#p#分页#e#
 
   “你的好像凶勐的雄狮,又很大。”
 
纱织笑着抬起上身,伸手握住信也的肉棒。
 
   “在皮包里有沙拉油。但在肛门性交之前我想做一件事,请让我做吧。”
 
说完就把阴茎含在嘴里。阴茎勃起,纱织的头上下活动。用手握住年轻的巨大肉棒,热心的吸允龟头的部份。像公主的脸兴奋的微红。
 
舌头卷在阴茎上磨擦。
 
   “唔......”
 
信也发出低沉的哼声。
 
纱织的嘴突然离开,深深叹一口气。丰满的雪白乳房,顶上的巧克力色乳头勃起,嘴角有唾液发出光泽,那是一种陶醉的表情。
 
   “信也,我还可以这样吗?”
 
纱织不好意思的说着看信也的
#p#分页#e#表情。
 
   “可以,但不能用牙齿咬。”
 
   “对不起,不知不觉的会碰到。”
 
用左手撩起散乱的头发,又开始把少年的巨大内棒含在嘴里吸吮。美丽的牙齿,嘴里的温度,舌头缠绕的感觉,陶醉的表情,散乱的头发,扭动的腰肢,这是成熟女人的性感模样。
 
在她这样吸吮,在阴茎和睾丸舔弄时,信也突然对纱织感到魅力,自己都感觉出气氛改变。
 
   “纱织!”
 
信也发出痛苦的声音。
 
   “不要了......快要出来了。”
 
纱织急忙离开,那种态度好像这样让他射精太可惜了。
 
   “从屁股后面吧......”
 
纱织趴下去,好像很难为情的挺高屁股。
#p#分页#e#
 
   “求求你,从后面插入阴户里吧。”
 
像小山一样雪白的屁股扭动,诱惑高中一年级的少年。
 
屁股画圆圈,从纱织的嘴里发出娇柔的笑声。
 
   “不知道京都的二个人现在做什么,美丽的像百合花的你的妈妈,赤裸裸的不分阴户或肛门受到我儿子的攻击,也许发出可爱的哭声呢。”
 
   “不要说了!住口!”
 
纱织的屁股挨打,信也的手掌连连打在雪白的屁股上。
 
   “啊......求求你......快插进来吧!”
 
挨打的屁股更用力扭动,沙织疯狂的要求插进去。
 
信也从床上下来,打开放在床头柜上的女人用皮包,里面有照相机或内衣类,还有一瓶油。
 
   “信也,肛门要等一等吧。”
#p#分页#e#
 
在她的肛门上涂油时,她拚命摇头。
 
   “我在请求你,等一等再弄肛门的。”
 
   “我二边都不要弄。”
 
   “你真刻薄,那么插入后面吧。应该说......请你插进来。”
 
阴户有阴毛围绕看起来很可怕,但上面的肉洞,虽然经过乱伦的奸淫,没有裂开也没有变形,还是端正的模样。
 
   “我,还是喜欢妈妈。”
 
信也突然说,但也是真心话。
 
   “我明白。”
 
沙织点头。
 
   “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
#p#分页#e#
 
信也在这时候产生虐待性欲,立刻把巨大内棒插入屁股洞里。
 
很顺利的进入,信也开始勐烈抽插,龟头在里面磨擦肉壁,肛门静脉丛红红的翻起开始蠕动。
 
   “啊!”
 
沙织好像很痛苦的扭动屁股摆脱肉棒。
 
   “这样会弄坏的,温柔的抽插吧......啊......感到刺痛.....好像陌生人强奸我的屁股......”
 
好强烈的活塞,还有好强烈的精力。
 
   “我要夹紧。”
 
沙织也冒出欲火。
 
   “我要他 到我屁股夹紧时的美味......就是这样的了.”
 
沙织拚命夹紧,信也龟头受到强烈的刺
#p#分页#e#激。
 
强烈的结合感,这时候信也快要射出来。
 
   “你比较看一看,看谁的好。”
 
沙织发出得意的笑声。
 
   “我不会输给你的妈妈。”
 
   “唔......”
 
咻咻咻......信也把快感射在沙织火热的屁股里。
 
这里是京都三条通的华旗旅馆的一个房间。
 
一对赤裸的男女睡在双人床上,女人在哭泣。
 
这是刚刚性交之后,也就是第二次性交刚结束。这一次也是阴户性交,姿势是女人在下,双腿高高举起后弯曲贴在肚子上,是从正上方插入的姿势。
 
一这样能使男人有强烈的插入感,女人在深深插入
#p#分页#e#后,在子宫能感受到龟头的蠕动,是美佐子的丈夫最喜欢的姿势。
 
   “用这个姿势吧......”
 
美佐子主动的采取这种姿势引诱雅夫。
 
雅夫看到这种淫荡的姿势,产生新的欲望,每一次抽插都能达到子宫上。
 
美佐子的性感热烈燃烧,一面扭动屁股一面辍泣,可是用这个姿势性交时,脑海里始终离不开丈夫的影子。
 
雅夫射精,在这刹那美佐子也达到高潮,结合的身体虽开时,美佐子从性欲中清醒,想起丈夫和自己的罪恶,赤裸的身体哭泣。
 
   “美佐子,为什么要哭,不要哭了。说一点性惑的话吧,我偶而在学校的厕所看到信也的家伙,他的东西很大,所以插在你屁股里时,会痛的呻吟吧。”
 
雅夫用露骨的形容词。
 
   “喂,我在问你,回答啊。”
 
   “不要这样。”
 
美佐子用软绵绵的声音说。说话时,眼泪停止了。
#p#分页#e#
 
   “雅夫,去吃饭吧。”
 
虽然不饿,但想改变气氛。
 
   “我们去餐厅好不好。”
 
雅夫用手拍打美佐子的乳房
 
   “不!你还要说淫乱的话.”
 
美佐子用双手保护被打的乳房。
 
   “要我说屁股的事吗,开始的时候,我是开始呻吟......插入时脸色变苍白流汗,把你妈妈教我的奶油或沙拉油涂上很多。在生理上和心理上都是很大刺激,胃也会痛,也会便秘......但就是便秘信也也不会放过我,每天都会插进来,那孩子的性欲特别强。”
 
   “我也很强。”
 
   “是啊,很像。”
#p#分页#e#
美佐子点点头。
 
   “虽然这个的会上会法律或道德,但无论在年龄或生理上,我们现在的年龄是性欲最强的时候。”
 
   “真是不合理,有时候我真为你们可怜。”
 
   “你不想哭了吗?”
 
   “嗯,泪水都哭干了。”
 
   “为什么要哭?”
 
   “心情有说不出的复杂......”
 
   “你笑笑看!”
 
   “这样吗?”
 
美佐子的脸上露出微笑,是艳丽的微笑,有如百合花的笑。
#p#分页#e#
   “谈一天五次的事吧。”
 
雅夫陶醉的看着,强迫她说出淫荡的事。
 
   “那一天是很闷热的一天。信也四点钟左右回来,在楼下就把我的屁股剥光......赤裸着屁股到二楼......把我关在他的房间里不休息的......也就是没有拔出来就连续五次。”
 
   “什么!”
 
雅夫发出惊愕的声音。
 
   “没有拔出来的五次。”
 
   “我真的以为他是畜生。不过信也最近很肯用功。也很少交那些不好的朋友来家里玩,也不会在外面惹事生非。”
 
   “不错,信也的英文和数学特别进步,总分已经超过我了。”
 
   “你也好好用功吧。”
 
雅夫笑了一下,拉开美佐子放在心上的手,开始吸允像皮球般的雪白乳房。
#p#分页#e#
   “把手指插入屁眼里。”
 
雅夫一面吸吮乳头一面说。美佐子的眼睛看到雅夫的肉棒已经勃起。
 
   “我插进去。”
 
美佐子微微抬起屁股,把二根手指插入肛门里。
 
   “美佐子,插进去了吗?”
 
   “是......插进去了。”
 
   “挖弄。”
 
   “是,我挖弄......啊......我挖弄了......自己挖弄自己的屁眼......吸乳头吧……用力的吸......好像乳头和屁眼连在一起很舒服......”
 
在屁眼里挖弄的手指发出轻微的声音,还有微微发出来的臭味。但这样的臭味不是恶臭,像杏花的气味。雅夫这才知道信也迷上的味道是什么。
 
   “趴下。”
#p#分页#e#
雅夫的声音因兴奋有一点沙哑。
 
   “我的皮包里有油。”
 
美佐子像白色的爬虫类一样的扭动腰肢,摆出淫荡的兽姿。在二个雪白的屁股.屁股间的沟里露出肛门。下面的肉缝里还残留着雅夫射进二次的精液。
 
雅夫用手指挖出精液涂在美佐子的肛门上。美佐子快要被儿子的好友奸淫屁股,为着刹那的来临,她已经异常的亢奋。
 
   “堕落吧。”
 
雅夫的声音有一点颤抖。
 
美佐子受到你这样的女人掉入地狱的咒骂,哭着在肛门里迎接肉棒的插入。
 
肉棒插入后,美佐子的哭声更大,同时来紧雅夫的肉棒。
 
美佐子的屁股变成一但咬住就绝不松口的乌龟。
 
肛门把肉棒夹的紧紧的。
#p#分页#e#
   “怎么样子和你的妈妈比较怎么样......啊,我不该说这种话,真不要脸.....”
 
   “美佐子,你真是淫荡的女人。”
 
雅夫有一点发呆。
 
   “不,我不是淫荡,我没有淫荡......”
 
美佐子红看脸啜泣,同时放松肛门夹紧的力量,催促雅夫。
 
   “抽插吧。”
 
雅夫开始慢慢的,但每一次都很用力的抽插。可是当美佐子的雪白屁股配合他的节奏前后活动时,发出喘气声,加快抽插的速度。这时候美佐子的屁股也跟着改变节奏,加快前后起伏的活动。而且不停的发出甜美啜泣声,淫荡的扭动屁股。
 
   “插吧!用力插吧,就这样让我 了吧。”
 
美佐子发出哀求的吼声。
 
那种声音,
#p#分页#e#那种啜泣声,美丽雪白的屁股奔放的淫舞,肛门带来的快感。
 
   “麻痹了!要......射.....”
 
雅夫发出幼稚的声音。
 
   “不要!我还差一点!要忍耐”
 
   “你要这样在屁股用力夹我,也要使我 出来。”
 
美佐子停止扭动屁股,用力缩紧肛门。
 
两个人在结合状态下休息一下,都没有说话,都在喘气。
 
   “插吧。”
 
美佐子催促,同时屁股轻轻前后摇动。
 
雅夫屏住气,脸红红的用力抽插。
 
美佐子发出快美的啜泣声,全身开始颤抖。雅夫用力的将所有的精液全部射入肛门中。美佐子趴下去,昏迷了。

推荐小说